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Last Time In Paris【2】

我回来了 : )

 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本章的码字顺序是从后面开始的.. 结尾 → 开头 (好像感觉两段的感情基调有明显的偏差...:O

 时光机第一章

 

Jan.20 / Cupcake_Sunset

清晨的阳光缕缕洒在宽大的透明落地窗上,细小的光线被折射出非特定性的线路投向远方。街道像是被刚刚唤醒,声音并不嘈杂,马路上的人群来来往往,已经开始新一天的也许屡屡重复的生活。

 

Shaw静静地看着路过的人:他们有些人的脸上写满焦虑,手上往往拿着速溶咖啡或是薄薄卷纸包好的三明治。而有的人脸上的情绪并不丰富,但动作却显出了他们的百无聊赖,注定boring的一天。极少数人的脸上带着悠然自得,步伐从容自在------一般他们都上了年纪,头发花白,偶尔牵着狗儿。

 

Root在对面很认真的看着一本乳白底封面裱花的书籍,不似以往那些印张厚的吓人或是有着沉重严肃黑封皮的书,这本看起来口味清淡至极,甚至Shaw都想搞清楚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内容。

 

《Tender At The Bone》[1],难道是讲和baby有关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Shaw自己都不觉抽了下嘴角。正当她要继续胡思乱想下去的时候,对方很明显是捕捉到了她的细微表情,放下书一脸好笑地看着她开了口:“你看,牛排果然是爱的基础物之一呢“

 

“什么意思?”

 

Root对着她指了指手中的书,“文中的主人公可是因为牛排熟识,然后在一起的噢。关于牛排与爱的故事太多了,光是配方都有好多种呢。”

 

“…你能把牛排做出爱的味道来?”

 

“Well,带着满满的爱做牛排我当然可以,至于味道嘛,得看吃的人能否感觉得到啦。”

 

Root眨眨眼睛,是爱的Blink。不管你对爱这种事物到底有没有感觉,至少,你还有味觉,能尝出来吧,那其中不一样的味道。

 

杯子蛋糕就在这时被适宜地放在了纯白的小方桌上,服务生微笑着说了几句法语后朝着其他方向走去。Root率先一步把焦糖色纸的杯子蛋糕拿在了手上,还得意地向对面的人晃了晃,脸上是抑制不住的高兴劲儿。

 

“…那是我的口味”,Shaw紧紧盯着Root手中的巧克力味杯子蛋糕,一副小朋友被抢了糖果的表情。

 

“证明给我看呀~”

 

什么..?这种事情怎么证明?

 

心里的疑问号越积越多,Shaw一脸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的表情在那儿傻楞了好久。完全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样子。

 

“傻瓜。”Root轻轻笑着并开始前倾身子,手里还拿着蛋糕。

 

处于当机状态的Shaw的大脑似乎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眼睛到底应该聚焦到那巧克力味的杯子蛋糕上还是Root渐渐放大的脸上。哦,不,重点完全不在这里…肌肉组织你们都干嘛去了?

 

Root轻柔而快速地吻了她,并在同一时间将巧克力味的蛋糕凑到了Shaw面前。"你说的对,它是你的口味。"

 

Shaw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怎么从一大早开始自己就一直被吃得死死的。虽然脑子里还在飞旋着各种想法,但她的手还是遵循了最原始的想法,不顾大脑的抗议接住了近在咫尺的蛋糕。

 

这个时候还是保持缄默大口吃蛋糕吧,吃完巧克力味的还要吃牛奶味,还有抹茶味,花生味….总之不要再有什么额外动作以免招来其他的意外了。

 

看着脸红脖子粗的Shaw, Root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我已经预定好了中午的牛排馆哟,多吃点,下午还要驱车去其他地方呢。”

 

这下满口塞着蛋糕的Shaw感觉噎得慌,心里也顺势翻了个白眼,她甚至感觉Root还没有说完刚才的话:下午还要驱车去其他地方呢,我怕你饿着。《Tender At The Bone》,我看确实是本怎样照顾little baby的书。

 

下午时分,巴黎郊外。

 

她们下了车,Root 紧紧地握了握Shaw的手。虽然从早上开始温暖感一直眷顾着自己,但Shaw的眼神里还是带着隐隐的不安与不自信,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无形的拒绝的力量差点让她迈不开腿,但她深知这次,Root真的很认真。但她一点也不想带着飘渺的希望进去,然后毫无意外地灰溜溜地从里面走出来。

 

  轻轻敲过门后,开门迎接她们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红润饱满的脸颊挂着微笑,参杂着几缕银丝的头发整齐地束扎在脑后,个子矮矮的但身材却很很结实,干净的格子纹围裙紧紧地系在腰上,看的出来这是位精灵能干的好帮手。

 

“请你们稍坐片刻,Queenie女士行动不太方便。”为两位客人沏好红茶后,她用手擦了擦围裙向另一个屋子走去。

 

Root顾不上那还散发出舒心味道的香茗,开始从包里拿出电脑和各种样式的U盘,接着她着手把需要的资料全部都调了出来,有层次地叠放在电脑界面上。显然是精心准备过的。她转过头去,Shaw静静地用眼神鼓励着她,那温柔的黑色瞳孔散发出的非物质信息让她感到心安。

 

Queenie女士坐着轮椅被推了出来。满头花白的头发,松弛了的皮肤,半盖在腿上的薄棉被,昏昏沉沉的眼神,都显示出了她的衰老。“我的孩子们,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呢?”

 

 “我听说您很喜欢关于电脑技术方面的东西,以及某些生物研制所的机密资料。它们都在这里,如果您有需要的话。”Root将电脑转向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我们要的..也不会过分的。是关于Squeeze Serum的研究进展。您的私人研究报告里有提到一些关于它的研究进展和治疗方法。”

 

老人一动未动,眼神也并没有落在电脑上面。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看来你很用心。那我也没必要隐藏什么了:你要的东西,本不存在。”空气仿佛凝固了一下,接着分子继续流动。

 

Root愣了愣,带着妥协的意味地说道:“这些,都是最近的数据。并且,涵括面很广。”她用最后一点带着坚定与自信的声音陈述着。

 

“…Root “ 好半天Shaw终于开了口。

 

“我的意思是…”她没敢转过头去看Shaw。

 

“Root...”依然是Shaw那轻柔的不带着任何情感的声音。

 

两位老人带着略显不安的表情互相看了看,最后Queenie女士低声说道“不是任何眼睛看到的事情都是真的,也不是所有科学都叫科学。我很抱歉。我现在这个年纪,也不想隐瞒什么了,关于那个制剂,事实上我并未真正接触过它。唯一熟悉的,大概是它的名字吧。”老人带着些许自嘲的声调结束了最后一个字。

 

“你的意思是,这里…” 这回Root终于低下了头,电脑也被缓缓地关上。

 

“Root” Shaw打断了她,“我们走吧。” 

 

她脸上的失望与不愿意接受这样措辞的表情显而易见。这是Shaw第三次打断了她,让她学会接受这个现实。其实即使再开口,她也说不出什么完整的话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发言,只是那心底的不甘心一直不肯被放下罢了。

 

Root不知道换做从前,她会用怎样的方式让对方屈服,但现在她只感到无边无尽的侵袭来的无助感,她不想让任何无辜的人再受到伤害,或是用着正义的旗号再去做些什么伤害他人的事情来,她只是个普通人(TM现在给予了她足够的自由去做自己的事情,也就意味着凡事都得靠自己)她觉得这样非常累,甚至不知道怎样开口来承认这样的失利。

 

两个人走出这栋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建筑时,黄昏已悄然来到。

 

该回家了。虽然不是那间熟悉的房子,但身旁依然是那个熟悉的人。她们紧紧地牵着对方的手,没有再提及刚才的事情。本来应该唱着舒缓的歌谣在夕阳的光芒下驱车远行,但现在似乎这样的情调 had gone already。

 

两人静静地并排背靠着车门,Root带着难以言喻的表情蹙着眉左右环视了下周围的环境,除了光线的亮度以外其他的事物都没有改变,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像是来自夏日的叹息。Shaw什么也没说,她的脸上没有明显的情绪显露,但眼神里的平稳坚定一如当初 。

 

夕阳稳稳地落在山谷的斜上方,天空弥漫出一片红笛鲷游弋过的痕迹,大片深沉的绿色占领了大地,却再也激不起任何生命的波澜,它们好像在做着别离前的挣扎,悲伤而又决绝,绵延的公路最终融合进了遥远的地平线,唯一行驶在这条道路的车辆缩成了很小很小的一个动点。

                                                   

这条路不行的话,我们就换另一条。

没关系,还有一生的时间,我们还有好多路没有一起走呢 。                  

我愿意去尝试,去努力,去争取任何一个可能,和你,为你。

 

---------------------------我是万人迷分割线------------------------------

 

[1] 中文名叫做《天生嫩骨》,感觉翻译名很是恰如其分,有那种温温柔柔到骨子里的感觉,作者文笔很优雅,写于书中的食谱后面都藏有一个故事,值得一阅 :D

 

祝食用愉快~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记的戳我哟 ><

评论(4)

热度(80)

  1. Ri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3. 天高海阔明日风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