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下次爱你

本文为番外一篇,正传请戳:>>《家》 <<

来自2014年最后一天的纪念品, 嗨,2015 😍

 

***天涯太远,我问你的话你都无法再回答。***

 依然是红灯。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过马路遇到的是红灯。Root心里有些烦躁,在即将产生一种从现在开始再也不想从马路的一段走到另一端的想法时,绿灯亮起了。

又是一大群人擦肩而过,然后各奔东西。本来这些过客中不会有一张脸会留下深刻的印象,本来自己的眼睛也没有要到处打量着谁,本来只是从马路的一头走到另一头的过程,但这次Root愣住了。她的感觉器官像是变迟钝了一样,就这样定定站在斑马线中间。身子微微偏向后侧暗示着她想向后转的趋势,而她的眼神里带着清晰分明的复杂的情感。

 她觉得自己99%是眼花了,但她不想放弃那1%的可能性。

 一旦决定了自己的想法,Root利落地转身追上了那个灰风衣的人”嗨,日安。”对方显然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棕发女子。

“呃…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吗?”灰风衣的人和Root差不多高,一眉一眼像极了那个总是喜欢翻白眼的人,就连发色,都出奇巧合的一致。

“能和我一起呆上7天吗?”Root的语气很轻,不是以往带着利益关系说服对方,或是拿着什么武器威胁到对方妥协为止的行动模式。

 灰风衣的人显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她的嘴一直微张着,没有说话。但她眼里写满的不可思议全被Root看在了眼里。

 “Trust Me” 以往换做那张熟悉的脸,一定会默默答应她的要求的。但现在Root不能肯定这句话是否还能奏效。

 Day 1

“Simone,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倾听者” 

“啊…不,没有的。我对狗狗身上的毛有些过敏”  

“电脑吗? 因为工作的原因所以还好的。嗯..大多是指办公软件和社交工具”

“我比较喜欢淡蓝色和鹅黄色,一个感觉很温柔另一个很温暖”

“我应该算个书虫,有睡前读书的习惯”

“噢,我还蛮爱牛排的!只可惜不能天天吃”

面前的这个人有着爽朗的笑容,有着她心中最精致的五官。Simone, 我想了解关于你的更多。

 Day 3

Root很想去冷鲜区看看,去看那些她到现在也不能好好分类的牛排,但现在没人可以教她认了。她想念那个对牛排了如指掌的人,想念那些她们一起挑选牛排的日子。

Simone并不知道Root 要去哪里,只是并肩静静地跟着她。突然一个横排货架上的罐装物吸引了Root 的目光,是不同包装风格的一瓶瓶蜂蜜。她就这样一直定定地盯着它们,感觉心像是被狠狠地抽了一下,这种痛楚蔓延到身体各处的毛细血管末梢,然后再不断地循环体内。难以抹去的遗憾之情从一开始就定格在了脸上。她就这样一直站着,直到Simone轻轻拉了拉她的手臂。

 如果当初不是我让你去买所谓的蜂蜜,你又怎么会回不到我的身边呢。

 被拉回现实的Root只是摇头笑笑,并没有回答Simone接连几个关切的询问,也没有理会她欲言又止的神情。

 是我的错,而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弥补。

Root感觉心情就像扭成一股的麻线一样乱成一团,她差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仅剩的一点判断力告诉她:离开这里,去外面呼吸点新鲜的空气。结账台的人并不多,而她也没有东西需要结算,但等她走到柜台外,Simone叫住了她。

 "呃,口香糖,我想无聊的时候会有点用"

Root礼貌性地带着笑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站在原地等待结账。面前出现的物件让她回过了神,她不可思议地看着Simone,那一瞬间,Root 觉得恍如隔世。是你吗,Sameen ?是你回来了吗?

"我只是觉得…好像你跟在意这个东西,虽然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但我想还是买给你比较好。" Simone双手捧着蜂蜜罐,很是诚恳地说到,她的灰色呢绒毛衣把她的修长手指衬得很是白皙。

Root的内心汹涌澎湃,甚至有那么一刻她好想好想紧紧地抱住面前这个人然后放声大哭让她再也不要离开。但这些想法终究被无止境的愧疚与疼痛所淹没,她艰难地开口 "Thank you so much, it means a lot to me."

Simone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喜欢就好",感觉还少了点什么,她又补充到"快乐就好"

Root 对她感激地笑了笑,对方也回应了一个真诚温柔的笑容。走出超市,Root 最后还是留恋般地回头看了看,无意间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超载的情绪让她无所适从,只能就这样任泪水模糊了视线,模糊到她看不清楚Simone的表情。

这是这几天来她第一次落下眼泪。

Day 6

夜晚的游乐园看起来和白天相比另有一番风味。在这娱乐设施众多的地方,Root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射击俱乐部。”看看我们会有意外惊喜吗”Root把枪递给了Simone,然后用手对着靶子开了一枪。“Wow, 神枪手” Simone点点头对她的空气枪表示肯定,然后开始专心于射击上。扳机一次又一次被扣动,Root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气球一个一个的爆裂,看着弹出枪口的子弹最后散落一地,就好像自己的心脏被这些无情的银色武器伤得千疮百孔,可她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定在那里眼睁睁地让那些锋利的伤害性的东西让自己疼下去,耳边的声音还在继续,而她的心也是撕裂般的痛。

 她想起那个人,想起她百发百中的敏捷动作,想起她一脸臭屁要求胜利奖励,想起她受到甜甜表扬后的嫌弃模样。

Simone的子弹虽然没有百发百中,但每一枪都打在了她心里。

 "噢…真可惜,只差3个就可以赢走那只小熊了"Simone有点惋惜地感叹着。Root收好情绪带着鼓励的笑容回应着"已经很棒了,估计我会剩30个",Simone朝她调皮地眨眨眼,跑到老板那里低声商量着什么,老板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Simone带着奖品腼腆笑着向她走来,带着不可思议,Root的大脑开始把从前的记忆温习,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过熟悉,朝她走过来的人印象中并没有这么高,恍惚间她看到了这两张如此相似的一张脸重叠在一起,小熊被轻轻塞到她的怀里,太多的记忆瞬间炸成碎片释放出从前的一切,她的脑海和耳边同时响起话语:

 "抱着它会很暖和的"

 "这样矫情的东西怎么会适合我"

 刹那间她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家里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小熊,或许是Shaw把她抱怨Bear被某人独霸着的话听了进去,从此以后一有机会她就会來游乐园赢取这样的奖品,然后每次都会一脸不在乎地声称这玩意儿太小女生,接着硬塞给Root

 发现面前人的思绪似乎又飘到了远方,Simone没再开口说话,而是选择了静静地等待。直到感觉到柔软的指腹轻轻掐了掐自己的脸,"很暖",然后那双手牵住自己的,"谢谢"

Day 7

阿拉斯加的夜幕已悄然来临。分别的时刻总是来得很早, 两个人并排走着默不作声。明天Simone会到这个地方出差, 而Root提前陪她到了这里。即使是夜晚, 街道上也并不冷清, 她们走进了一个光线不太好的区域,这样的沉默太难忍耐了, 像是她们已经提前道别了一样。握了握拳,Simone没再往前走, “嘿,我想,我们蛮适合的。你能留下来吗”

Root背对着她停下了脚步,Simone看不到她的表情,她有些犹豫地想这些话是不是有些太突然了。没有收到任何反应,Simone有些不知所措,向前走了几步,两人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她微微提高音量,“我喜欢你,真的。”

 缓缓转过身,Root带着眷恋地看着Simone的眼睛,她轻轻地捧住Simone的脸,然后温柔地吻了她。Simone觉得对方在无声地哭泣,她在逼迫自己压抑内心最深处的那些可能她永远没有机会去了解的情感。她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对方,可是睁开眼后她发现Root并没有落泪,尽管她的表情带着伤感,于是刚到嘴边的话就这样滞在唇齿间。

Root对着她淡淡地笑着,同时给出了她想知道的答案。

 “下次爱你。”她的语气类似承诺般的真实,表情并不是尘世浪子的轻浮或者带着感情赢家的傲慢,是某种程度的释怀的表情。

 尽管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Simone眉宇间带着失落,但还是理解般地露出笑容:”我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梦还没有醒,可你人却要先离开”

 我也像是做梦一样,只可惜醒得太早。Root想起已经失去的从前的生活。

 “至少…拿上这个好吗” Simone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装有卷纸信条的许愿瓶,小巧玲珑,只有小拇指那么大。看着Root接过后,她突然转过了身,下定决心似的耸了耸肩”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看你走,我做不到” 对面不远处的马路车水马龙,这边的世界却像是静止了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微风捎来般的呢喃,“谢谢”。她垂下了眼脸,也许这是你能给我的全部吧。定了定神,好不容易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却又停下来。心理隐隐的难过的感觉让她湿了眼眶,她皱着眉咬牙转过了身。少了路灯的街区安安静静,可以听到属于自己的呼吸声,期盼的位置少了一个人,剩下的只有大片浓黑映入眼帘,她再次转身,踏进了那片光亮里。

 她用手把背对她的人的整体轮廓描摹了一遍,除了身高其他的一切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但她不是她。脚步轻轻,她慢慢拉远了两个人的距离,眼睛一直紧紧盯着那个背影,心跳得很快,她知道自己在哭。消失在拐角处前,她说出了那句话。加速逃离没有预料到的结局,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空气里藏着湖水咸咸的味道。

 小小的许愿瓶静静向湖底沉去,可见度越来越低的湖水像是看不到边际的黑洞,用它的磁力吸附着原本不属于它的东西,也许过不了多久,瓶口的木塞就会被湖水浸朽,里面的沙砾和湖底的融为一体,那个信条就会轻轻舒展开,上面写满的数字和字母最终被湖水洗褪色。

 在无数个死寂般的深夜,她会突然醒来然后忍不住泪流,在尝试过拨打无数遍那个熟悉的电话,想象话筒里传来想要听到的那个声音,在一杯又一杯烈酒后,酩酊大醉时模糊视线里走来的那个黑色人影。她想要从这样的泥沼里脱身,但这实在是太累了,她真的无能为力。

 她穿着碎花短裙想要悄悄接近正坐在藤椅上的人,俏皮的笑容像是甘甜清爽的柠檬酒,夏末的午后阳光撒在她身上,空气中可以隐隐约约嗅到迷迭香的味道,正要喝红茶的Shaw注意到了她,怔怔地放下了杯子。也许之后Shaw会开口说一些温柔的话语,或是轻轻用手臂揽住碎花裙下纤细的腰肢,光线越来越强,最终视野一片空白。梦里重播的旧时光场景终于把她唤醒。

 所以她再次回到了纽约,她要找到那个毁掉一切的终结者。他的血淌在地上凝成了黑紫色,皮肤的温度渐渐消散,瞳孔已然失去了生的颜色,灰色的天空成了他生命最后一刻定格的画面。只是她没想到会在这座城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到思念已久的容颜。

 她可以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可她了却不了那旧的心结,牢牢地打在心里,大概这辈子都无法解开。太阳还是会从地平线下慢慢升起来,照亮那片广阔的大草原,照亮忙碌纽约新的一天,照亮北半球的大多地域,却照不到有你的天涯。

 

评论(8)

热度(32)

  1.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