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Last Time In Paris【3】


前言:原本最开始这个系列是想写个短篇就完成的,结果发现这样写出来有点太突兀了,会导致剧情发展像跳蹦蹦床一样起伏过大...整理清楚系列思路后最终分段开来发现可以有5章:). <完成度>第四章50% / 终章80%(我总是喜欢倒着写东西...

 预告终章有个旺仔大礼包..(X)

 时光机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终章


Feb.18  /  Waiting For Spring To Come To My Kingdom

「…傍晚可能会有雨雪…」 车上收音机传来好听的女声。


Shaw用手撑着头凝视着前方,她偶尔看向车窗外,灰色的天空让人不知道时间流逝到何方。她现在脑袋空空什么都不想想,可有时突发状况不得不让你开始想点别的。


毫无预兆,Shaw的心前区突然传来阵阵压榨般的疼痛。最开始她努力保持镇静一言不发,她不想让Root知道。可后面这样的感觉实在太难压抑住,她感到无法呼吸,像被人紧紧掐住了脖子,”Root...停车”Root急忙刹住了车子向她看去。


Shaw迅速打开车门跌跌撞撞地跑到车前的空地,她现在不止是身上难受,她感觉心里也被这些疼痛堵住了一样难受。


她很想狠狠捶击那颗动力泵,好让它恢复以往那样的工作效率,可是她不能。她也好想在这空旷的空间声嘶力竭到那些莫名的情绪全部消失为止,但她也不能。Root还在她身旁,她不想表现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的样子,至少现在得让内心比外表看起来坚强。


寂静的旷野只有寒风在吟唱冬日的终曲,面前的这条灰色公路延绵到视野之外的远边,像是无止无尽永远都到不了的地方。Shaw狠狠摁住左半身心前区,她的眼眶因为尖锐的疼痛和艰难的呼吸变得湿润起来,她半弯住身子,双手发颤着撑在膝盖上,呼出的大团雾气在冰凉的空气里弥散开来。


Root紧跟着下了车跑到了Shaw的身旁,她担忧地看着Shaw,深知这样的痛苦是多么折磨人,像是粉碎机处理废弃文件一样要将全身的骨骼碾碎一般难受。她左手轻轻扶着Shaw的臂膀,右手轻抚着她的背,希望可以帮她分担哪怕一点点痛苦。


那些奇怪的化学分子不知道对身体的细胞做了什么,Shaw终于没能抑制住内心狂啸的野兽。她推开了Root,将手指深深插入了头发内狂怒般地嘶吼起来。手背,额头和脖子上的根根青筋因为过度充血而似蔓藤植物一样暴露突起,就像一条条内心的伤痕一样显露出来。


她的声音没有带着哭腔,是一位战士永远无法再为何事而战斗发出的尽力呼喊。Root一把拉住她的双手,紧紧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她的眼眶红了一圈,泪痕纵布在脸上,眉梢有条静脉一直延续到了太阳穴附近。


Root亲吻着Shaw的头发,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眼前这个人。温暖的体温让Shaw迷乱的意识渐渐清醒起来,她侧头闭着眼睛重重地喘气,缓了一会儿后才艰难地吞了吞喉咙,”..Sorry”。她的手轻轻搭在Root的肩,指尖不规则地颤抖着。下一秒她偏正了头把脸埋进了Root的胸口,对方心腔温柔有力的跳动声像是呢喃在耳边的话语一样让自己心安。她慢慢将手滑下来,伸到了Root削瘦的后背攥扯住对方的衣服。


灰蒙蒙的天最终没有降下雪来,黯淡的黄色车灯照在两个人的身上,车盖下引擎发出沉闷的嗡嗡声。


Shaw半躺在床上,呼吸有些微微的混乱,Root 明白现在她的感受,疼痛占了一半隐忍占了另一半。她却无法将这样的痛苦转移或是减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费力地将氧气吸进肺腔,感受她呼气时空气的那一点点颤动。


Root同时还害怕一件事,害怕那人慢慢淡了呼吸,潮气量变得越来越少,然后最终屋内彻彻底底安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那窒息般的死寂扼杀,这样的想法让她感到害怕。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过好在没有吹风,不然将雨滴狠狠打在玻璃上的那种声音会更让人心情阴沉。那种咚咚咚的胡乱节律就如同此刻Shaw的心率一样紊乱不堪。


Root从床沿边起身去拿了热毛巾和温水来,在把水递给Shaw前,她先轻轻抿了一口以确认温度适宜,温热的感觉顺着喉咙一路延续到了心脏。她缓柔地用毛巾擦拭着这张自己眷恋万分的脸,就这样突然记起,几年前的纽约她的家,Shaw同样用毛巾为当时发烧的她降下脸部的灼烧感。冰凉的触感,水汽迅速蒸发带来的舒适感,记忆叠加在一起,她朦朦胧胧地记不住她的脸。


意识到毛巾的温度在这样的天气里迅速消失,Root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她抬眼看到了Shaw带着关切的眼神,毕竟她有些一心二用,“我是被你迷住了,Sameen” ,她伸手掐了掐Shaw的脸颊,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回到房里时,Shaw已经完全躺下,一副沉沉睡去的样子。Root笑了笑,蹑手蹑脚走到床旁边,Shaw的一只手臂完全暴露在冷空气中,Root用毛巾擦拭着略显苍白的皮肤,然后她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把Shaw的手臂挪了进去。”晚安” 她吻了吻Shaw的眼睛,看了对方的脸庞好一会儿,她带上门退出了房间。


Shaw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疼痛已经减缓了不少,但她意识到这种疼痛一次比一次剧烈,持续时间也长了起来。她的脑里开始想着其他事情,她们已经在巴黎呆了有一段时间,而她也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可她不想连累Root。


「Root应该有个更好的开始」她在心理默念着。


那些无聊的肥皂剧里总是描述:身患绝症的主角狠下心各种刁难,冷嘲热讽自己所爱的人好让对方离开自己,然后这样对方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大发脾气对于Shaw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可那些剧里的结局总是如出一辙:被伤害的那个人知道真相后痛哭流涕,痛不欲生,经常以自我了断为结局。她不想伤害Root,也更不想,如果自己真的…变成那样,恐怕会让对方遗憾一辈子吧。 


「不可以。」这不是自己的风格。她感觉自己比多年前的那个Shaw多了点别的东西,除了大多数时候的愤怒和冷漠外,多了其他自己无法形容出来的感觉,比如像现在这样想东想西。


她知道之前那场最后一战给大家都带来了无法抹灭的伤害,Reese中的一枪伤到了一条神经,导致有块区域的肌肉偶尔有酸麻感,Finch还好没什么严重外伤,只是估计他得了晕血这种后遗症,Root的左肩连中两枪,位置还是在以前自己开枪打中她的部位,而自己腿部中了几弹,要不是因为治疗及时差点只能杵着拐杖突突人。


她不知道Root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百依百顺言听计从,虽然从前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但现在和原来总是有细微的差别,而自己感觉得到。她不能确定Root的内疚和补偿占了百分之几。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把感情和内疚两边分,两者没有从属关系,互不相干。她在尝试去理解,尝试站在和Root的同一个高度的感觉去对待事情,或者说,去处理她们之间的事情。她不能再假装什么都感觉不到,假装什么都不在乎。


早上醒来的时候,Root并不在自己身边。但打开门的一瞬间,Shaw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倚靠在沙发上。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盖,Shaw皱了皱眉,回房拿了毛毯后轻轻走近她。毯子刚接触到Root,对方猛然睁开了眼睛


”呃....我吵到你了吗”看清楚眼前的人后,Root伸手环住Shaw的脖子将她拉向自己”不,你没有...感觉好些了吗?” 她的侧脸贴着Shaw的,呼出的气息温热撒在脸上。


”..嗯,已经不痛了。你怎么睡在这里还不搭着东西,天气这么凉。” Shaw移动了些位置看着Root的眼睛。”其实我是才起来呢,坐在沙发上看书结果内容够无聊都把我哄睡着了”Root对她俏皮地笑着。”你得吃点药物来预防疾病发生。”Shaw用毛毯把Root裹紧后走到那些柜子旁找她需要的药品。


事实上Root刚睡了20分钟。昨晚关上门后她翻出书籍一直坐在沙发上,每过1小时她就会轻轻打开门查看Shaw的情况,她高度警惕着,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一直到晨曦到来,她才稍微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设定了30分钟的闹钟让自己小憩片刻,接着打算准备Shaw爱吃的早餐。只是没想到Shaw比自己预估的起床时间早了些,她关掉了闹钟,心情舒坦了些。


Shaw拿着杯温水坐在她旁边,她摊开掌心,里面是几片白色的药。Root没有迟疑地接过来就着温水吞服了下去。其实她很讨厌吃药,自己以前在病院吃的药物已经够多了,什么类型都有。尤其是她并没有感觉身体不适的时候服药,更会让自己感觉生活在病院里。”你再暖一会”Shaw摸了摸Root的额头然后起身去了厨房。


刚把锅里的鸡蛋翻了个面,Root就像只树袋熊一样抱着她的树干Shaw。她就这样一直黏在Shaw身上,无论对方是在榨苹果汁,在烤土司,还是在拆牛奶盒。她也没觉得因为身高差导致的姿势不协调有什么问题。”嘿”Shaw用手肘了肘她,”该吃早饭了”。”嗯..”Root完全没有睁开眼睛看一下目前的状况,”...你得让我蹲下去拿盘子”,”....”。


 吃过早饭后,两人背靠着沙发看着早间新闻,Root靠在Shaw的肩上,她身上还裹着毯子,像企鹅宝宝一样缩成一团。“Sameen, 看来药物的副作用来了, 我好困”Root在她肩上蹭了蹭,”嗯”,Root双手环住了对方的腰。Shaw左手轻搭在Root的后腰,右手为她拢了拢毛毯,她盯了Root的睡颜好一会才重新拿起遥控器,调小了电视音量然后把新闻换成了节奏紧凑的战争动作片。


但Shaw很快发现自己集中不了精力在打打杀杀的画面上,她再次低下头看着Root,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声说,”I ...”,Shaw抿住嘴唇视线扫了扫电视,然后她垂着眼眸像在酝酿什么,再次看向Root的脸,”Er...I..”该死的,怎么就是说不出来。Shaw有点恼火地把头转向右边,她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犹犹豫豫的了。


调整了一会儿情绪,Shaw转过头来看着Root的脸,”....* **** ***”好不容易终于说出她想表达的句子,虽然只是口型。Shaw有点憋红了脸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视上,她偷偷瞄了瞄睡梦中的人,幸好对方还在熟睡着。嗯,那就好。


睡梦中的Root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她梦见自己看见了baby版Shaw。小小Shaw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吮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也没空闲拿着磨牙棒。在发现面前这位奇怪的阿姨盯着自己看了很久以后,小小Shaw毫不客气地甩了个白眼给她。


电视里电影正演到重要的精彩部分,女主角深情地对着她爱的人说,”我愿意我们可以像现在这样白头到老一直到地老天荒. 我愿意, 无论我们的生活会变成怎样, 无论你再怎样性情大变, 我愿意,  只要这个人是你”。


-----------------------------------TBC--------------------------------



评论(5)

热度(90)

  1. Ri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3. 天高海阔明日风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