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H.A.T.E.U.

Root倒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TM还在耳边说着几小时后的计划,她的头脑却好像没让这些词语进入。

在遥远的阿拉斯加执行任务时,Root身中数枪,伤口的疼痛因为低温而麻木起来,溅在衣服上的血早已干涸成暗红色,寒冷的北风要让血管里流动着的血液结冰。她曾经一度感到不能呼吸,气管缩紧快要掐掉最后一点氧气,浑身冰得忍不住颤抖像是被扔进了南极最底层的湖底,视野飘着的不知道是雪花还是爆炸后的残灰,她跪倒在了雪地里。

不知过了多久,Root慢慢清醒过来,她的嘴唇已经完全苍白失去了血色,睫毛上挂满了白霜,毛绒帽和露在外面的头发沾满白皑皑的雪花,缓缓吐出来的热气瞬间化为白雾消失不见,她身体的热能丧失极为严重,她甚至开始习惯这样的刺骨冰冷。

Root不认为自己能活着走出这片茫茫雪地。

她花了很大的功夫艰难迟缓地站起来,有那么一瞬间自己又差点倒下去,跌跌撞撞走了一段路程后,她的后背紧紧靠着一块山岩凸起的石块上,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冷空气像是要将肺部冻伤,她把手伸进口袋摸索着手机,僵硬的指关节费劲抓住了这台通讯机器。

她拨通了一个号码。

Root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她的世界现在俨然失去了时间的意义。已经响了很久的嘟声在空旷的雪地显得格格不入,等到下一秒也许就是忙音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地发出舒气的声音,Root垂下眼眸盯着自己的脚发呆,很长一段时间这里什么声音都没有。"……Root?"电话另一头再次耐心发声,语调轻轻。可惜她已经听不太清那些话语,眼皮渐渐沉重起来,耳朵被风灌满令人眩晕的嗡嗡声,所有声音和感觉开始慢慢远离她,Root最终倒在了下雪的阿拉斯加。

*

Root倒在露台上,眼神空洞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她感到每一块肌肉酸软不堪,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Root拿枪狠狠抵住Shaw的太阳穴,她把她压在高楼露台的边缘,下面是车流不息的纽约街道。Shaw一言不发只是紧紧看着她。什么都没有改变,Shaw依然一身黑衣,除了TM模拟界面的红色方框标记着Samaritan。Shaw轻轻抚上Root发颤的手,薄茧,带着温暖。

子弹打向了天空。

"你满意了吗?"Root的声音听起来精疲力竭,她把枪塞在Shaw手中然后紧握住对方的手闭上眼睛对准自己的眉心,Root轻轻放开了自己的手。枪声再次响起,子弹打穿了Shaw左肩那个和Root当初受伤一模一样的位置。

手枪掉落在水泥地上弹起很小的高度,她不敢睁开眼睛看着这一切,泪水在眼眶打转,她只能怔怔站在原地,感觉到Shaw吻了自己肩上的旧伤,感觉到对方沉默的离开,感觉到自己的地转天旋。

*

Root倒在地上,她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眼泪模糊了视野的一切。TM的计划非常完美,成功率和逃脱率达到了99.999%,而自己即将把成功率变为100%,Samaritan会永远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她不想再逃了,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她蜷缩在冰凉的地面,这里远没有阿拉斯加的雪地寒冷,偌大的房间安安静静,来自数百台机器的细小电流声随着她的呼吸有规律地移动在线路间,Samaritan的真正核心主机上红色的倒计时一点点计着数。

TM界面上执行人的存活率随着时间推移开始逐渐下降,Root耳边开始不断传来TM喋喋不休的劝说,这是这么久以来机器的声音第一次听起来带着人类的焦急感和担心。

她的眼泪流进了右耳里。

Root闭上了眼睛,她不会再看见灰蒙蒙的天空,不会再感到灵魂被抽空,她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开始振动起来,像是发了狂疯似的,它一直没有停止下来,她的左肩开始隐隐作痛。

这个电话她只拨过一次号码。

时间再次成为了毫无意义的东西,倦意像是终将来临的黑夜一样开始笼罩着自己,没有任何挣扎她温顺地走进漆黑的梦里。

太阳从地平线升了起来

 

I'm tired of tryin to fake through  But there's nothin i can do
厌倦了任何伪装的尝试与努力, 可我无能为力

I can't wait to hate you  Make you pain like I do  
迫不及待恨你入骨, 让你感受我的所有痛楚

I can't wait to face you break you down  Still can't shake you off
迫不及待对你加以报复, 至始至终无法摆脱你的束缚

 

------------------------------------FIN--------------------------------------

后记:寂静的深夜耳机里流淌出这首MiMi的《H.A.T.E.U.》,自己当初还买过该曲所属专辑《Memoirs of an Imperfect Angel》,却从来没有认真仔细地看过它的歌词。就这样突然被触动,然后有了这样一个故事:)

15/3/5后记——作者心虚没有底气的想法分享:

时间线是 (Shaw已经处于Samaritan阵营) 倒下前最后一刻想听想念着的人声音的Root→心如死灰精疲力尽问不出究竟的Root→厌倦了一切尝试无能为力的Root,无论是哪个时期的Root仍旧摆脱不了旧情的束缚,Shaw在这样的背景下对她保持着界限模糊的态度(说人话:我们敌对了,但我心里还有你),这种莫名其妙一切结束没有头绪的煎熬大概是Root不能忍受的(尤其是Shaw藕断丝连的态度,对Root来说这种萦绕心中的悲痛是致命的),所以在Root第三次倒地终结Samaritan的时候,徘徊在右耳的劝说(TM)和来自左肩隐隐的痛觉(Shaw)让她犹豫不决做不出选择,最后时刻还是闭上眼睛选择了两者都不选。(作者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第一片段 濒死的Root对着接通的电话却不愿发言 / 对待来电者表现耐心态度的Shaw(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她念出的那个名字)

→两人的关系已经不似曾经  *Root第一次倒下*

第二片段  TM的界面揭示了Shaw属于Samaritan一方 / Shaw给不出Root想要知道的答案并且还留下了残忍的温柔

→所有的一切都将Root丢进心死的深渊  *Root第二次倒下*

第三片段:TM表现出对Root拒绝撤离的担心并且尝试说服她 / 最后关头Shaw的挽留

→Root最终做出选择   *Root最后一次倒下*


评论(2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