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毛衣

新年快乐:D

空投春节小红包的二人组:Square Lion X MK 【不需要摇手机啦;)


Shaw的毛衣上有三个洞。

第一个洞在后背,它不能完全被称之为洞,因为其中还有线丝交错在一起,这是秋季流行款毛衣独有的样式,像牛仔裤上的破洞一样牵连不断,松线的织法使毛衣整体看上去多了些针织衫慵懒的味道。

Shaw的毛衣当然不会有这些现代都市化元素,是Root偏要为她添上的。Shaw不知道Root是怎样做到的,可她就是不顾自己的反对且成功的在毛衣上变出个洞来了。

愤怒是必然的,Shaw 火大地质问始作俑者为什么要毁了自己的毛衣,她紧紧攥住Root的衣服像是要把她提起来一样(实际上这并不可能),谁知Root却像早就预料到Shaw会扑面而来的怒火,不慌不忙的笑着回答”你这次可说错了亲爱的,我怎么会毁了它,这个叫做情侣款呢”说着便握着Shaw 的手,朝她眨了眨眼,得意而又俏皮。

“不信我把我的毛衣拿给你看呀”,想要挣脱出去的Root被Shaw 一把抓住,“不用了,不穿便是”说完她就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平日里Shaw 虽然脾气大在她犯傻的时候老冲她吼,但真生气了就像现在这样,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Root孩子气的撅了撅嘴望着Shaw离开的方向,心想“好吧这次可玩大了”。

虽然嘴上一万个不情愿,但毛衣上的洞还在。

第二个洞在右腹部,它的形状不太规则,本来该是紧密完整的纤维已被利刃划断。

这个洞带着Shaw 并不喜欢的一段回忆。

Root没有听从TM的撤退指示在一场与Samaritan特工的恶战中执意要与Shaw共进退,两人便都成为了对立上帝的俘虏,也就是在这次危急关头,Root发现了那件Shaw扬言再也不穿的毛衣,刚刚涌起的欣喜却被眼前的拿着各式刑具的特工打断了。

他们居高临下的想要看一场好戏,非要在两人中二选一受刑,Shaw毫不犹豫担下所有,代替Root承受了接下来的折磨,螺旋式的刀口搅得皮肉缠绞般疼痛,肌组织混合着血液粘附在冰冷的金属上,胃里的内容物开始翻滚起来,像是被人狠狠一拳揍在肚子上一样,忍不住的恶心感一波一波地袭来。

Root狠狠咬住下唇,露出极为悲痛的神色,她甚至不敢去看这样的场面,只是隐约用余光感觉到毛衣被浸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忍住一次又一次要爆发出狂怒挣扎的冲动,她的身上毫发无损但心里早已千疮百孔,那些折磨人的东西也在同步撕扯着自己的心脏,让自己难以呼吸。

Resse和Finch最终将她们救了出来,Root强忍着心痛照料伤痕累累的Shaw,趁Shaw睡着了轻手轻脚将她的毛衣换下来拿去清洗,看着一池子血红的水止不住的颤抖落下眼泪,空气中带着的淡淡血腥味不断提醒着她那个已经睡着的人为自己付出的牺牲。殊不知Shaw连在睡梦中也无法忘记当时Root的眼神,她的心像是缩紧一样疼痛着,无意识攥紧了拳头,她也不知道这是悲伤还是愤怒。

有时Shaw得提醒自己不要再让那个人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至少自己是不愿她难过的,所以毛衣上的洞没有被修补依然还在原处。

 第三个洞在左边锁骨中央下一点,周围的毛线因为烧灼过所以微微卷起边,这是子弹留下的痕迹。那天Root觉得自己的毛衣不够温暖,接着熟练地翻找出这件毛衣套在身上,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明里暗里穿Shaw的毛衣,只不过这件比较特别。她还不知道的是她穿走之后,Shaw还翻箱倒柜的要找出来穿,要不是Finch在催,她非找到不可。

执行任务的时候雨下得很大,敌方不知道从哪里叫来了支援,好不容易扫清视野能看见的救兵,谁知不远处竟然还暗藏着一位狙击手,红色的准心已经瞄准了Shaw,Root奋力推开她为她挡下了一颗子弹。

伤口随着时间慢慢愈合,但毛衣上的洞却没有随时间恢复原来的模样,Shaw的雨天记忆同样没有随着时间模糊起来。

Shaw的毛衣上有三个洞,她不会觉得冬天的时候这件毛衣无法御寒,她也不会承认它带着另一个人的气息,只是每当她想起或是有些想念Root的时候,就会穿上它,虽然她可能永远也不会承认自己的想法。


评论(7)

热度(145)

  1.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