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Last Time In Paris【0】

 

预警:高举两个大红灯,糖果被作者吃完了...

Note: 看过第四章了吗/看过第四章了吧/看过第四章了(重要重要 XD

标注*的地方是文章断开点,接入部分是大礼包剧场标注*的文段(*部分不插入正文

BGM(可戳) : Lovesong——阿呆

时光机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终章

09:53:36

夜晚的游乐场在霓虹灯的装饰下显出与白天迥异的风格,她们并肩坐在木制长椅上,Root轻轻打了个哆嗦,今天巴黎变天了。

“我去买两杯热饮,叫你多穿一点的”Shaw起身站到Root对面毫不犹豫取下自己的围巾为对方戴上,她一层一层地仔细缠裹最大限度减少冷空气的渗入。弄好了围巾Shaw从口袋里摸出能量棒,利索撕开包装掰下五分之一后把剩下的都递给了Root,”高能量食物产热,它应该可以让你暂时对冷不那么敏感”。 

接着Shaw弯腰蹲下握住Root的双手轻轻摩挲着,她不时会向掌心呼出热气,白色的水雾缭绕着,直到感到Root的双手变得足够温暖后,她才起身向饮品店走去。Root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然后抬起头来望向Shaw的背影,露出了一个十分腼腆的笑容。

当Shaw拿着两杯热可可回到长椅处时却没有看见Root,她站在长椅旁正要思忖Root会去的地方时,一双手从背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好吧,这个家伙是从哪里窜出来的。后面的人松开了手,Shaw转过身看到Root一脸无辜的表情,想要问出口的话瞬间被抛到了脑后。Root靠得很近,围巾已经触到了Shaw,她俯下身亲吻了面前的小个子,被动的一方由于双手拿着热饮,所以太大幅度的动作都不可以有。

Root率先退后了一些从Shaw手中拿走了一杯可可,看着Shaw茫然石化的样子,她掩住笑意牵住对方的手重新坐回了长椅上。”喏....”Root把剩下那截五分之四的能量棒递到Shaw的面前。

Shaw并没有预料到她还为自己留着,她转过头看着Root,怔怔地半天说不出话。看到Shaw傻呆的样子,Root将能量棒轻轻塞到她的手里,然后趁Shaw还处在失神状态时拿过对方的热饮开始喝起来,这下Shaw才回过神。”咦..为什么你的那杯好喝些”Root故意用一种恼怒的语气问着”Sameen Shaw,你是不是给我买了假冒伪劣产品?”一旁的Shaw挑高了眉揉着自己微微发红的鼻子,轻轻抿嘴笑了起来。

“Sameen“,处于偷乐状态的Shaw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转过头去,Root不知道什么时候缩短了两人的距离,目光灼灼地看着对方

“大概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吧”,语气很轻的陈述句

“很高兴你是”,Shaw很认真地回答,肯定了这个句子

Root扬起嘴角,对她来说Shaw式情话也许不是最动听的,但一定是最动心的。

她握住了Shaw的手“走吧,我有惊喜要给你“

08:47:03

Root停住脚步,她们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海滩。

“宝贝你坐在那里好吗”Root指了指不远处一个中型白色肥猫咪靠椅,”………”Shaw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明显僵了一下,但还是妥协般摇了摇头拖着脚步走了过去。

如果非要要形容Root此刻的心情,那一定是词语心花怒放(花朵已经从脑袋上冒出来的程度)

Root走到猫咪靠椅的正前方背对着海,朝深陷猫咪软软肚子上的人送去一个飞吻,与此同时身旁两侧半截埋在沙里的烟花齐齐绽放出来,Shaw此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连下巴都合不拢,惊讶之余她还隐隐感到有些胸闷。「大概可可太浓了」,她只能这样想。

 突然左前身又传来那令人恼怒,压抑不住的疼痛,Shaw几乎能感受到那些化学分子在身体里横冲直撞,能感受到冠状动脉痉挛带来的冲击,能感受到缺血的那片心肌像干涸的河床般撕裂开。她尝试尽量平复开始紊乱的呼吸,避免过大的动作幅度以免惹来Root的注意。

Root开始轻轻地旋转着,随着优雅的舞步在沙滩上留下一串脚印,冰冷的月光把她映成了的朦胧剪影,像是来自遥远的以后的梦境。接着她开始试着自己拼出练习了许多遍的字母:坐在地上伸直双腿高举手臂的L,站直双腿弯腰手臂触地的方形O…最后她冲Shaw做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的动作。

Shaw开始不能集中注意力在对方身上,混混沌沌的脑海记忆之中,并不能完整工作的比邻神经元激活了零散的记忆碎片,Shaw回想起身在纽约的那些日子,不知从何时起每当完成任务后总会收到她的短信:Text me when you get home safely ❤,然后自己傻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想起横扫完两人份的食物时总被对方调侃的场景,那时候白眼总是最好的非语言性的回应;想起她有段时间变着花样支开Bear,不让自己亲密那小可怜的“情敌“行为。

 想起面前这个人星星点点的过去,Shaw轻轻的笑了,原来她们已经一起度过了那么多年的时光。而时间也让自己慢慢改变,变得能感觉到一些奇妙的情愫,发怒的次数逐渐减少磨出了耐心,最重要的是自己终于明白对于Root的感情是承认不是逃避。而现在她的这种不舍又是来自何方呢,是那个昏昏沉沉的意识开始模糊的大脑,还是那颗至今不肯认输的心脏?

Shaw紧紧地咬着牙齿,双拳紧握,好让自己能够聚神在眼前人的身上,自己就像刚做完麻醉手术躺在病床上,视野的图像交叉重叠不够完整,这样的情况渐渐严重起来,短短时间内她感觉像是颞叶区域受到极大的创伤,眼前出现混乱不堪的视觉,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真实。*

08:00:23

Shaw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记忆模糊停留在那个海滩,只是隐约记得Root在自己面前却想不起来她做了什么。现在的她甚至没有办法让大脑发出指令让自己把眼睛彻底睁开,尚未丧失的本体感觉告诉她自己现在正躺在推车上,周围声音一片嘈杂,她很难从中听到什么完整的语句。

她就像掉进了一个漩涡,一切立体的事物都在不规则地移动,断断续续的视野色彩不时变成令人眩晕的诡异暗红色和灰白色的交替景象,自己的整个世界混乱不堪,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呼吸,是不是靠着人工机器维持着最基本的气体交换,胸腔千斤重的压抑感让她差点断掉呼吸节拍。

她的一只手冰凉得失去了知觉,那些神经末梢像是坏死了一样,那只手的感觉已经彻底不属于她。源源不断的液体通过输液针注入淡绿色的静脉,她想伸手拔掉那该死的针管,它让自己感到恐惧的刺骨冰凉,让自己想起被注射Serum Squeeze的感觉。可是另一只手被Root温暖的双手紧紧攥住,她喜欢这样柔软熟悉的触感,这样会让自己觉得还徘徊在安全地带的边缘,而不是已经坠入了黑暗无底的万丈悬崖。

Shaw想用仅存的意识力,趁自己还算清醒的时候努力去握紧对方的手。这并不简单,她的手不听使唤丝毫不配合大脑的指示,想法和动作的衔接基本中断,就像中了病毒程序的计算机一样。但她明白现在的放弃意味着什么,所以一直到她终于能把指尖触放在了对方的手背上,她才感到一丝心安几乎要落下眼泪。

没过多久推车阵阵颠簸的感觉停止,周围也不再嘈杂一片,耳朵因为外界动静状态的不自然转换变得不再敏感,声音像是被消音软件处理过一样传进骨膜,她的唇上传来熟悉的触感,耳边响起断断续续的话语「Sameen - love --- I ---- --- --- you forever」随即她手上温暖的感觉消失了,拉扯般地消失了。

 

「快点醒过来,Shaw。快醒过来。」她必须要醒过来,她要见到Root。

Shaw终于睁开了眼睛,明晃晃的手术灯让她的视野空白了一阵。她害怕下一秒自己又陷入无边无际的昏沉状态,用大拇指指尖狠狠掐进食指的皮肉好让自己能够保持清醒,她开始吃力移动视线在周围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Root的那一刻,她眨了眨眼睛舒展了面容,费力挤出一个笑容维持在脸上,Shaw静静地看着不远处隔离玻璃外站着的Root,她就这样一直侧着头凝视着她,她看到Root给予她的温柔鼓励的笑容。Shaw动了动麻木的手指,隔着无法跨越的距离想要触碰她,Root控制住浑身的颤栗将手放在了玻璃上,她们的十指重叠在一起。Root脸上的笑容还在,只是嘴唇不能自己地发抖,眼眶也逐渐开始湿润起来,她用另一只手在玻璃上慢慢画出了一个笑脸。

Shaw完全没有移开过视线,她的睫毛颤动着,紧紧地看着Root直到被带上麻醉面罩。她的眼睛把内心最深处的一切都包含了进去,她的所有感受交汇在这双深邃的黑眸里,她的视细胞把眼前这个人的样子反映得无比清晰,她执着努力地睁开眼睛不让Root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她要将她的样子牢牢留住。Shaw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进头发里被藏起来,浅浅的泪痕在手术灯下勾出一道清晰的轨迹,苦苦挣扎了无数回后,麻药最终将细胞的神经传导完美利落地狠狠切断。

Root的手缓缓滑了下来,她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打湿了她的手。她转头看向别处,深深吸气好让自己不要尖叫出来。手背就像被电击麻木了一样高频率地颤抖着,浑身血液都不再流动被抽空,心脏彻底停止工作,寒意从左前身弥散到身体各处,她终于忍不住在那个安静的小空间里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

隔离玻璃上留下的模糊笑脸图案仍在那里,对着玻璃内外保持着笑容弧度。

「Sameen I love you I will wait for you forever」

00:00:00

Root停住了车,她的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紧握方向盘而发白,转头望了望窗外后她深深吸气打开车门走了出来。轻柔的微风将她的些许发丝吹拂起来,有些发梢扫过泛红的眼眶让她短暂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她向下坡走去,那是她们不久前一起来过的地方。一切原样如当初,山坡上还是开满了不知名的各色花蕾交衬着新生的小草在风中微微摆动。

Root看着眼前这片景象,喉咙有团火在烧热得要将气管灼伤,从前的画面不受控制开始回放,高挑的棕发女人将她所爱之人同自己一同拥在绒毯中,那种感觉比阳光更温暖,变成习惯依赖的熟悉心安。Root仿佛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只能僵硬在原地,自己像是局外人一样看着这些回忆倒带,看着两个人无声相依的世界,曾经幸福满足的表情没有随时间消失,她多么想按下暂停键让一切驻足,凝视每分每秒她们那时的样子。

Root最终别过头垂下眼眸,风还在轻拂她的头发,像是怜惜的安抚,但她宁愿这是场狂风,可以让她睁不开眼睛寸步难行,可以让她离开草地去往遥远的地方,可以让她被卷到气流中心然后狠狠坠落。

Root缓缓跪下来倒躺在斜坡上,没有绒毯铺垫的后背渐渐感觉到来自草地的冰冷湿气渗入皮肤直达脊椎,可她不在乎,再没有什么样的寒冷可以让她的心脏结冰,夺走她的呼吸。她仍旧躺在和从前相同的位置,眼前灰白的天空也许会随时下一场大雨,她会浑身湿透浸泡在没有温度的泥水里,发烧到意识模糊即使再密集的雨滴也无法让她清醒。

 

但风会吹散乌云,雨会下在心里。

 

Root慢慢侧过身温柔凝视着身旁的草地,似乎要说出什么甜言蜜语,她的目光始终无法离开这片地方,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抚上近在咫尺的小草,指尖仿佛还能感受到残留在草地间的余温,她的手停在与自己的头平行的位置,Root泪眼朦胧勉强扯出笑容。

 

“你还在这里“ Root闭上眼睛,慢慢有眼泪从眼角滑落到脸颊所贴的草地上,它们温热带着眷恋,不似冰凉雨水的滴落会抽离仅有的温度。

 

“Sameen“,Root半睁着眼呢喃着,她的声音沙哑带着很重的鼻音,周围依然一片安静,风变强了些,细小的枝桠随风摇曳着,开始逐渐有片片树叶被刮落下来,它们断断续续接触到地面发出细微的声音,像是在敲打着什么信息---如果它会说话。

 

无论时光怎样流逝,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无论我还是不是你喜欢的模样

 

「Sameen,在无数个起风的夜晚,我仍会打开窗户,等你回来」

 

FIN.

------------------------------------------------礼包剧场-----------------------------------------------

【Version 2/ BE】

*Shaw的脑海开始闪过太多画面,最后模糊定格在那辆银灰色SUV的空间里,”.....Sameen” ,和当初一模一样,她依然听不清楚Root到底在说什么。她想努力靠近一点但她发现这根本做不到,自己仿佛融在了空气中。”.....Sameen”,她紧紧地盯着那张熟悉的脸,想拼尽全力喊出她的名字,但一切都是徒劳,她只能无能为力地犹如困兽般被锁在这个空间里。那句话语不断循环重复,可她就是没有办法知道它们到底意味着什么,这让她快要发狂般地绝望。

「拜托, 看我一眼」

她想狠狠挣脱这种窒息的束缚,这种无尽的困惑和无助就像低声波一样要将心脏震碎,自己就像一粒真空玻璃瓶里的浮尘。但再次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颤动,空气里好像还能闻到她的发香,内心里翻滚的狂澜终于渐渐平静下来,”.....Sameen”Root的薄唇温柔地轻启,嘴角带起的弧度勾勒出梦中最真实的祈祷,这一次,她终于明白那些单词的含义。

那对于Shaw来说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呢喃,简单真实,每次听到它们时她都会感到哽咽,感到心颤。在清晨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在午后漫步她牵着自己手的时候,在夜空下她靠着自己肩膀的时候,她总会这样说。

她会说, 我-爱-你, Sameen.    「我爱你.」

 突兀传来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连续不断地充斥着整个空间,老式收音机失去信号的作响声交叠其中,一瞬间再没有光线,一切黑暗无边。

---------------------------------------------------------------------------------------------------------

后记:第一篇作品LTIP系列正式完结了,非常感谢迷妹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耐心(龟速的更新)   谢谢你们的陪伴 : D

在开始这个故事之前和几位作者讨论过LTIP的整体大纲(当时脑里只有故事的开头和结尾),也同样很感谢你们热情的鼓励

想法来自于打雷的歌曲《Paris》,每次听这个歌都会觉得里面暗含着一个故事(可惜歌曲没有MV),于是将脑洞进行到底了: ) 整个主剧情就是Root对她们在巴黎生活的回忆(刚开始没有考虑到时间线,所以1-4都成了画面碎片..后知后觉为4里添上了时间点),Serum Squeeze(罪魁祸首)是在以前执行任务Shaw为了救Root被捉住后注射的(好像没有交代=_=)

【Version 3】被我剪掉偷偷藏起来了: P

 

评论(79)

热度(154)

  1. Ri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