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I Worth It【IV】

狂闪的警报器:OOC的——角色,卡顿的——画面,俗套的——剧情

 三有产品,值得拥有  (ಥ _ ಥ) 忐忑

Previously on IWI  : [1]---[2]---[3]

两声尖锐刺耳的枪响后,Shaw倒在了地上。不远处Samaritan的金发特工举着手枪缓缓走向了她。”你的庇佑者不是万能的” 金发特工居高临下地嘲讽着,”你的搭档们准备了更好的方案来救你?” 又是一声枪响,子弹打中了Shaw的小腿部。

Shaw死死地盯着她,对于她刚才的一系列措辞很是不屑 ”该担心的人恐怕是你”。金发特工动了动嘴角,”噢,是担心电梯又升上来里面冲出正义联盟吗” 她开始在扳机上缓缓施压,”你马上就会知道” 话音刚落Shaw拼尽全力拉住对方的腿好将其绊倒,腹部的剧痛让她的动作延缓了一会儿,但还是顺利地将金发特工压制在了身下,”别搞小动作,不然她就得横着出去了。”Shaw抬头拿枪对着对面不远处另一个男特工威胁到。

 男特工举着枪但是不敢轻举妄动,Shaw感到腹部的伤口因为刚才的动作伤得更厉害,血止不住地从体内流失。”Frank, 开枪。” 金发特工没有丝毫惊慌,她的语气不含一丝波澜就像是现在被压着的是别人一样。”Samaritan还有这样的奉献精神” Shaw的气息开始不稳起来,大量失血让她的血压已经严重下降,她的意识也开始不清楚起来。

 敏感捕捉到Shaw一瞬间的松力,金发特工后发制人狠狠将Shaw反压在地上,Frank见况立刻跑过来近距离瞄准了被压制住的人。”特工不应该动感情,利益为上” 金发特工看着Shaw的眼睛,总结着对方失败的原因, ”你根本不会懂” Shaw嘲笑般盯住她。金发特工的视线还留在那双黑眸,但枪口却压在了Shaw的左心部位,温热的鲜血溅到了她身上。

 

 「主要执行人死亡——代码第11号失败——重新选定方案——重复执行」

 

画面全部倒带回到最初,剩下的新方案再次被投入运行。

 

「模拟结束——无可执行方案——分析数据——正在进行评估」

 “你又重新做了模拟?”Root微微偏头对着耳边说着,她的头发在镜子里显得有些凌乱。TM似乎说了很长一段话,很长时间Root都没有再出声,只是她的眉头越皱越紧。“我们确实对此了解甚少”她想起之前在箱子上看见的那句话。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对方其中的一员想要和她们来一场没有硝烟的争斗,而且必须分出胜负。

Root对上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她想起不久之前她在梦里看到无数次Shaw躺在冰凉的,和自己仅仅隔着一墙铁栅栏的几尺外的地上面临死亡,可自己没有办法打开面前这该死的金属制品,只能眼睁睁看着Shaw消失在自己的视线。

 她打开水龙头用大量的冰水将自己冷静下来,滴落下来的水珠汇成小股旋涡式的水流消失在圆形的排水按钮下,把回忆中很大一部分悲伤也卷入那里面随之带走。从Shaw回来的那日起,自己几乎形影不离地照顾着对方,她有时候会紧紧盯着对方的脸移不开目光,或者在敲打电脑键盘时总会频频侧头望向那个半坐着的人,「她在」

但Root还是觉得像是处在梦境里一样,一切感觉不够真切真实。今天要出的任务尤为重要,她想起时间差不多到了,她该去联系自己的搭档。

 此时Finch和Reese也结束了刚在在讨论的话题,是时候去联系Ms Groves了。

 不久前——“Ms Shaw恢复得还不错,幸好除了腹部的枪伤外没有其他严重的创伤” Finch 坐在椅子上操作着电脑忙着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好准备,不久前(在证券所行动的那天之前)他们得到关于Decima暗自研究病毒的可靠信息,并准备以此为突破口反击回去。

”Harold,Shaw的回归方式很让人意外,这里面也许藏有很多我们并不知道的事情,但她还是Shaw,这点是永不会改变的。 ” Finch停下了敲打键盘的动作,他转过头来看着倚靠在一旁墙上的Reese “事实上..我是更担心的是他们对Ms Shaw到底还做了其他什么。Samaritan并非善者,Reese,他们一直都打着邪恶的算盘。”

Reese起身站直“我们需要时间才能知道。在此之前,Samaritan 该吃点苦头了”

*

 收拾好情绪,Root从盥洗室走回到床旁微微俯下身,看着正拿着一本武器资料书的人开口到:“你需要好好休息,在你完全恢复之前先别着急拿枪好吗”

Shaw没说话,她把目光从书上移开看向面前的人,接着用手示意Root靠近一点,在Root靠得足够近的时候,她伸手面无表情地轻轻扯了扯Root的衣领,“有点皱”,Root愣了愣然后回给她一个微笑,起身离开了这间房。

Shaw把书随手甩开,然后掀开毯子离开了床铺。虽然没有各项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如果现在让她去处理号码她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大碍。她在房间里拿出藏好的工具,准备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Root告诉她今天只是去处理新号码,她心里知道并不是这样)

 今天她也必须行动,这几天掌握的资料已经足够,她也清楚Root的状态并不好。

 不久前抛弃了必须的交通工具,Shaw弯腰潜行在远郊外的草丛里,在定点观察到目标房屋看守的移动情况后,趁着二楼阳台唯一一个守卫转身的瞬间,她快速借助房屋结构攀爬到了阳台上。那个倒霉的家伙还没发现任何异常,于是在巡逻过来的途中他已经躺倒在了地上。

取走看守耳内的通讯器后,Shaw 拿出手机开始定位Root他们的位置,风衣的一个好处就是能把追踪器贴到翻领面。她想暗中助他们一臂之力,这里是Samaritan的重要防守点必定危险重重,而且他们如果知道自己要来绝对会毫不留情地投上否定票。

现在她的两只耳朵都带上了监听耳机,她必须保持更高的警惕。根据Root手提电脑的资料图来看,这个小型别墅是通往Decima秘密病毒研究的放哨站。研究资料和样本应该被放在被称作B区的地方,但一切也只有潜入其中后才能更加清晰。

Shaw顺利地进入到了建筑的地下室并发现暗藏在其中的隧道,她几乎半跪着才能缓缓移动,这让自己腹部的伤口很是不适,深吸几口气后她继续向前艰难移动着。

出口位于一个向上楼梯的背面,周围很安静,一点活动物的声音都没有,Shaw小心翼翼探出身子确认安全后整个人蹲靠在了楼梯附近。面前是一扇特制大门上面雕满了奇怪的图案,其中有两处凹下去少了某种动物的方形铁制品。哦,我可最烦拼图了。不过她也不清楚Reese能把俄罗斯方块玩儿得有多转。

摇了摇头,Shaw决定尽力去找出这些迷题的答案好为另外两个人节省时间,这两个人选择了另一条路线,自己暂时不清楚他们要做什么。Shaw打开大门旁不远处的一扇门,出现在眼前的竟然还是一扇门。耐着性子打开第二道门,Shaw看到的是一个宽大的房间,里面有许多希腊时期的雕塑,房里的每面墙都挂了不同风格的画作。

稍作打量后,Shaw刚走到一副油画面前还没等自己好好研究,一支箭矢飞快射在了油画上。她立即掏枪转身瞄准目标想给偷袭者一个教训,但却发现是其中一个拿弓的雕塑对着自己的方向。这儿还没时间疑惑够,随即Shaw感觉后方有人在接近自己,她以最快的速度用枪托朝感觉的位置用力挥去。

只可惜拿着枪的近身攻击总是会碍手碍脚不占优势,Martine反手将Shaw压在了墙上,同时她还用一只手捂住了对方的嘴,Shaw睁大眼睛感到超乎自己预料的吃惊与愤怒。她的脸渐渐放大,记忆不合时宜地跳转到自己第一次为她的眼睛上药的场景。

在Shaw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Martine按住了她的耳机并凑到耳边说到"危险已消除,清除定点追踪",Martine身上追踪地图圈中的红点消失了。她的语调冷若冰霜,像是严寒雪洞壁上形成的尖刺一样扎到了Shaw的心里。她狠狠推开Martine,把监听耳机扔在地上踩得粉碎,用力握住手中的枪将自己的牙齿紧咬在一起。Martine没有为此而恼怒或是采取其他动作,她面无表情地下移眼神扫了扫Shaw的腹部。

Shaw觉得她们又回到了那天的治疗室,她不喜欢Martine 让她有这些不由自主的额外感觉,她讨厌这些不该有的东西,这使自己变得犹犹豫豫,优柔寡断。"看看我们谁更快"Martine趁着Shaw失身时推开暗藏的门迅速消失在Shaw的视线,清晰的锁门声让Shaw打消了追上去的念头。这种无止境的解谜方法不是自己的作风,她决定从其他小道入手,门外那扇铁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

 

既然可以追踪到自己,Root他们的情况看样子不容乐观,Shaw改变了主意决定改为和他们同时行动,安全为上。

 

「我们应该还有新的players」,Martine停住脚步开始想着目前所面对的情况,但刚才她确实只看到了Shaw一个人。耳机里传来消息说是C区的供电被迫中断,他们正赶去排查原因。"不,你们呆在原区,按我说的做",Martine想了想什么似的转过头来看着走过来的那条路,什么都没有。她收回目光加快步伐朝着目标方向走去。

 "Samaritan总是喜欢欲盖弥彰"Reese剪断了最后一根蓝色缆线,这下不止是C区的供电不足的问题了,他们这次潜入得很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至少我们目前为止还是得到了点有用的东西",Root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他两距离B区已经十分近,小心翼翼地移动步伐走了一段距离后,他们发现了点别的东西。

"咱们马上该试试运气了",不远处有台扫描仪器,Root将手伸进了口袋。突如其来的一枪打中了近在咫尺的仪器,Samaritan的特工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看来白买彩票。」两人决定走为上策。

 手机屏幕上两个蓝点依然在最初定位的不远处,Shaw皱起了眉头,这是不可能的。除非…她一下明白过来,糟糕,这里有两个布局一样的B区,必须马上赶过去。

 借助于通风管道,Shaw顺利地来到B区不远处的高台,她的耳朵敏感地捕捉到了间断的枪声。

Root和Reese目前还能应付住这群特工,如果再过个几十分钟情况肯定会变糟,但突然不属于交火双方的枪声从另一处高台传来,气焰嚣张的Samaritan特工们立刻被莫名泼了一盆冷水,抓住时机两人开始向规划好的路线逃去。

 躲在暗处的人一枪打中了巨大的输气管,乳白色的烟雾开始弥漫开来。Martine当然知道那是谁,立刻吩咐好处理事宜后,她追过去毫不客气对着高台木箱附近连开数枪,这迫使Shaw向最近的一扇门移动过去,在Samaritan的地盘硬拼硬不是明智的选择。

踹门而入Shaw发现这是间颇为狭窄的长过道,两边是用铁丝网隔开的大型发电机,这道铁丝网一直延续到不远处的出口。昏黄的灯光映出大大小小不规则的阴影,就像是黑暗中魔鬼隐藏的利爪。没过多久Martine推开刚才的门进来并迅速一枪打在门框上缘的圆形栓,消防门立刻从上面落下来堵死了第一道门。

见鬼。

Martine扔掉了枪握紧拳快速走过来,她先发制人一脚狠狠踢了过去,Shaw向后闪过来势汹汹的一击,巨大的冲击力落在在铁丝网上,铁丝网剧烈地晃动着,灯光将它的影子切割成重叠的图像。两名特工很快互相大施拳脚,Shaw的汗水从额头滑落到衣服上,今天超量的活动量将她还未痊愈的腹伤再次撕裂加重,Martine永远一副冷漠不变的表情,将所有情绪都了藏起来。

近身格斗两人水平不相上下,但Shaw的速度却要快很多,她一拳砸在了Martine脸上。Shaw就这样突然楞住,她想逃离这样的场景,她想回到那天化妆柜台的自己,那个不知道如今一切的要将子弹打穿对手膝盖的Shaw。Martine撞在铁丝网上,重重的撞击声震醒了Shaw,那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将神经狠狠碾磨,在她把那双金眸聚焦在自己身上之前,Shaw挪回了踏向前的一步转身冲到不远处的出口,该死的怎么只有一个电梯间。

Shaw刚把电梯内的情况看清楚,身后电梯铁门快速关闭的声音让她转过身来。Martine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出现在了甬道出口的旁边,透过电梯门即将关闭瞬间的空隙,Shaw看见她的手搭在一个红色手柄的拉闸上,看见她蹙眉低头闭着眼睛,但却最终抬起头看着自己。

里面一片黑暗,电梯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坠去。

一片混乱中小分队二人组跑向正在关闭的离开这栋主建筑的大门,警报器像是尖叫声一样刺激着鼓膜,红色的应急灯不断循环闪烁,后面的火力紧追不舍,子弹呼啸而过发出令人烦扰的声音。在门与地面即将吻合关闭的千钧一发之际,两人从中逃了出来,厚重的大门把Samaritan的特工们关在了里面,把混乱不堪的局面关在了里面,把危险暂时关在了里面。Root捂住自己的左臂,万幸中的不幸,她的胳膊开始渗出血来,一枚特制的针形子弹深深嵌在里面。

TBC.

---------------------------------挣扎着不弃坑-----------------------------------

这章其实是4+5的内容,里面剧情节奏拉得很快加上多角色镜头切换,所以我也遇到了新问题...( ﹁ ﹁ )  自己也在那股悲伤的水流中尽情旋转了(.....

免费提供花生豆腐无偿使用

回到角落默默重新升起火炉练功,下次大王去巡山再把我带出来

:)

评论(19)

热度(51)

  1.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