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Preview 】


正午的阳光带着丝丝暖意洒在爸爸身上,庭院的花草开得正茂,他转过身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弯了眼角扬起眉梢。逆光缓缓蹲在地上,周围热气断层般上浮着,爸爸的样子似乎变得模糊起来,他张开那宽广的臂膀像是要拥抱。

 

她们认识的第二天,Shaw和之前一样面无表情地打过招呼后准备离开,但在她小幅度晃了晃手中的东西表明心意后,对方才停了下来站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之后的对话她从未忘记过,因为Shaw给出的回答。一只手拿着小巧的饭盒,满嘴包着鸡肉三明治却迫不及待继续品尝,Shaw鼓着腮帮艰难吞咽对着自己断断续续地拼出答案:

M-A-R-I-A.

 

Shell满身是血地带着温柔的微笑用枪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周围繁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了地上,似乎造成了剧烈的震动让他忍不住地颤抖。额头留下来的血带着咸苦的味道,大概机体的止血功能已经不再起作用,头皮一直透着凉意微微发麻,大脑的重量也好像因此减轻了似的。昏昏沉沉脑海像是回忆起什么美好的画面,睫毛微颤,扣着扳机的手指开始用力,他努力忍住胸口撕裂般的剧痛声音颤抖地说出: I -Love -You.


我到底是在写个什么啊...

 文档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我先丢一个在这


评论(1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