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正确的街道

"Wrong way" TM在Root的耳边预警着,但她显然没有把这番话语听进去,反而加快了脚步超不远处的拐角走去。一旁墙上的摄像头不停闪烁着,TM提示的频率变得频繁起来,像是害怕执行人错过自己的讯息。而Root似乎暂时刻意无视着耳朵里的声音,轻轻拽了拽头上的线帽,双眼紧盯着转角处左边的地方。

接近转角后Root放慢了步伐,在原地定了会儿后深吸一口气向左走去。映入眼前的是宽广的街道,行人来来往往脚步匆匆,呼出的热气很快消散殆尽。

Root走在街道中央,试图寻找到刚才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就在刚才,距离这条街道的不远处,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就算人潮再怎么拥挤,她确定自己不会看错。面前到处都是不熟悉的面孔带着各自的心事向不同的方向离开,偶尔有路人会对她露出善意的微笑,一个接一个的行人与她擦肩而过,她越往前走,TM的警示声就变得越尖锐起来。

危险,Samaritan特工。

没能再多走几步,Root站定在街道中央,凝望着面前街道的远处。雪下得更大了些,像是漫天飘散的纸屑般快要遮住自己全部的视野。透过不断降落的雪花的间隙,她看见对面也有个人定定地面朝自己站着。Root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犹如蝴蝶扑翼。她试图念出那个思念已久的名字,但最后能做到的只是小幅度地张了张嘴,然后定定看着对方。

不知道是因为Samaritan的特工已经走远,还是因为在人群中识别出了Shaw,或者是因为别的因素,TM保持了沉默。

雪还在降落,周围的人群开始渐渐模糊成看不清的背景,眼中清晰看到的只有对面的人而已。空气仍在缓缓流动,混着她想念已久的气息,从外界飘进大脑让她觉得一阵恍惚。置身于此,仿佛这是另一个时光倒流的时空,走过的道路开始往反方向延伸,回到了最初凝望的分别时刻,然而时间没有赋予人们怎么去重演一模一样的故事的魔力。

Shaw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她,深邃的眼里藏着太多没有说出口的话语,但可能真正开口却又无从说起。Root想起之前她们共度的无数个夜晚,漆黑的天空往往布着寥寥可数的星星,月色倾泻进屋子可以隐约看清对方的表情,那时候周围总是一片寂静,而她喜欢看着Shaw低头对上自己的目光。她们之间没有多余的言语,但Root确信自己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和暴力与愤怒无关,带着尚未磨平棱角的温和。仿佛窗外隐藏的璀璨星河都揽在她的眼中,暗暗流淌的柔波让Root迷失其中——她完完全全处在Shaw的世界里。

她想念这一切,分分秒秒,即使无声占了主导。

然而现在Root却没有办法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只有区区几十步而已,她却无法踏出第一步。从前她总是主动缩短距离的那个,一贯有意无意地靠近小个子,然后上演她拿手的戏码。但当Shaw认真起来抬头或是转过头看着她的时候,Root知道那瞬间她便失了主权。心跳加速,吞咽缓慢,身体内在的反应总是毫不说谎。她很庆幸,即使Shaw曾是优秀的外科医生,也没有办法洞悉这所有一切微妙的变化。

倘若Shaw真的察觉出来哪怕那么一丝一毫,Root很确定从此以后一旦两人四目相对,她会不知所措,再也无法无法保持淡定自若的微笑。但还没等到那一天,从前的日子渐渐褪色在无尽的等待里,像是留在许诺之日来到前的一串串脚印,清晰可见却中断在未完成的半途。

也许最开始她便选错了街道,那条靠右的道路才是她该选择的方向。沿着它走下去不过多久就可以回到安全的地铁附近,没有危险的警告,没有Samaritan的特工,没有这一面,没有Shaw。

但她不会选择那条路,即使再做千万次选择,她仍会走在这条街道上。耳边开始传来细小的电流声,Root知道她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但她仍不想第一个转过身去,渐渐走远隐没在人群中。相比之下如果Shaw这样做的话,她会没那么煎熬,即使两种结局都不会让她好过。

Shaw低垂眼眸——Root知道预想的结果即将发生。Shaw微微侧了侧身子,把脸转到一旁,但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她可能在听耳机里的指示。一想到这里,Root心里重重一沉,忍不住颤抖地呼吸,她不知道Shaw会面对怎样的两难,自己此刻能做的却只有远远地在一旁看着,就像那些从遥远天空飘落至地面的的雪花一样,无从选择无能为力。她闭上眼睛调整着呼吸频率,在几秒后缓缓睁开眼,突然间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大脑再次编织的虚无梦境,她会醒来,Shaw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对面。

仿佛自己一眨眼Shaw的影像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Root仍旧可以感受到对面的人投来的目光,她看到Shaw望了望背后,然后蹙眉转过来盯着她,无需一言一词,Root总是能明白那些无声的话语,理解它们的含义。Shaw也许不太擅长用言语表达好内心的想法,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用其他方式。

Shaw与机器给出的信息惊人地一致,Root必须做出这样的选择,尽管迈出第一步的念头已经无数次萦绕在她的脑海。天知道她有多想拥抱她,就像以往两人出完任务后,等待时机恰当,Root就会贴近Shaw然后轻抚着对方的肩,在她耳边低语到,“很高兴你能陪我。”虽然Shaw表现得一副别扭的样子,两个人还是会并肩慢慢走回家。

而这次,Root会是转过身先离开的那个。她会选择相信,选择战斗,选择仍充满希望的未来。那天布满落雪的街道和仍旧熟悉的你,都是正确的选择。

 一定还会再见,天空不再降雪。

 

FIN.

 

*大锤没有归顺Samaritan x 10086遍

评论(25)

热度(103)

  1.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