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香椿(一)

 

“灵师?”轻轻的询问声打破了午后的宁静,音色听起来像是闷热夏天薄荷糖慢慢融在口中的感觉。我收回落在庭院碧叶上的目光,转身朝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对方大约和我差不多的年纪,但是位面容清秀的女子,此时正靠近门站在第一层台阶上。

 

 “好久没人这样叫我了。”我挑挑眉,有些故意地加大幅度耸了耸肩。某种程度上这不算玩笑,我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再以灵师的身份出发到各地,完成不同的委托。她上扬嘴角,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然后不确定般地微微皱眉,“我是……听别人讲过关于你的一些事后,于是决定过来试一试。”我回给她一个礼貌性的笑容,然后朝门的方向径直走了过去,请她进到里屋再议。

 

熏香还未燃尽,屋里隐约飘散着苦橙的味道,香味最浓的时候已经过了。之前泡好的雏菊茶大概已经凉了,温度正适合现在品饮。我在为她倒茶时,她已经自顾自地说起自己的来意,语速不紧不慢,不像是从前那些不是神色匆匆舌头快打结,就是状态不佳许久才吐露只言片语的来访者。重要的是,她知道什么是关键的信息。

 

“我想请你帮我找个人。”她顿了顿,看着些许浸软的的细长花瓣随着茶水涌入白瓷杯中。“我带上了所需的东西。”我放下茶壶,在对面的木椅上坐下来,她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所思所想中。“这之间相隔多久了?”从她所讲来看,似乎她对整个流程都很清楚,知道需要信物才能开始一趟旅途。

 

想要灵师找到一个人,你需要带上沾有对方气息的物品——接触过就好,随着时间推移气息会逐渐散去。越微弱的残留气息,越低的成功率。她愣了愣,眼中一闪而过别的什么情绪,“快要一年了。”她从外衫中掏出裹得整齐的丝布,然后慢慢将它摊开,中间是一支素朴的簪子。我一眼便认出那是几年前恋人们常拿来送给对方的礼物,它的头柄与其他簪子不同,多出来的半边与原柄像是两颗半边心重组在一起。不过现在这种簪子已经买不到了,但这不是我该关心的重点。

 

她将丝布递近了些,眼神落在簪子上不肯挪开。我犹豫片刻还是请她先将手放在我的手心上,以便于辨别气息。她腾出另一只手照办,收集了她的气息后,我轻轻拿起了簪子,然后集中精力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中房间的轮廓变成了灰白的线条状,面前有一小团淡蓝色的光球正发着光,它折射出来类似于线路的长条光线正指引着该走的方向。睁开眼后我低头看着手上的簪子,刚才导路光的颜色偏淡,不像是一年前该留有的气息量,我想她可能是记错了。记忆出错的例子并不少见,之前有位上了年纪的大伯坚称自己的酒杯是友人一个月前送的,但我却完全看不见导路光。

 

“我想应该没多大的问题。”我将簪子还给她,端起瓷杯轻抿了一口茶。她露出欣喜的神情,然后小心将簪子包好放进外衫,接着望向我,“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呢?”我想了想,“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小泽这地方地不算广且人也很少,但地理划分算是个小城。她点了点头,“我第一次到小泽来,家乡在頔州,那里夏天萤火虫很多。”頔州,距离小泽不远的一处集镇,3年前的夏季我曾去过那里一次,但可惜没看见萤火虫。

 

“那我明日早时来住处叫你吧。”她点点头,留下地址后起身告别,桌上的瓷杯她并未动过,菊花瓣仍旧漂浮在水面上。我站起身来,送她至大门附近。走到门边我突然想起什么,赶紧开口问到“呃,请问你的名字……”,“小椿。”她转过身来有点略带歉意地说到,可能是察觉到之前也有点心不在焉,忽视了一些重要信息。“好,小椿,明早见。”

 

小椿朝我露出微笑,“明早见,灵……” 她顿了顿没说接下来的一个字,尾音拖得有些长,“阿云。”见她这幅模样我立刻补充到后面空缺的字句。“明早见,阿云。”她转过头去渐渐走远,残留的苦橙味很快消散在空气中。

 

TBC.

----------------------------------------------------------------------------

突然开了个新的脑洞,这里的背景世界大概是没有网络生活简朴的奇幻古代,但是习俗和一些设定和古代并不同(后面就知道啦。小泽和頔州都是里面的虚构地名,灵师的设定就是部分有奇特功能的人,可以通过物品上的“气息”来追踪物品的主人(以最后的时间长的两位接触者来算😣😣😣。这个坑一定不能坑——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