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森林(二)

 

Clarke梦见她正睡在松软的金色稻草上,微风将自己的头发吹散,少许发丝随风飘在空中,午后的阳光将发尖染成柃檬黄色。她没再感到口干舌燥,胃里虽然仍旧空空如也,但是已经没有之前那般难受。

Clarke现在十分享受这样全身暖暖的感觉,就好像是被裹在柔软的羊毛毯里一样。她不禁阖上眼然后缩了缩身子,似乎要沉浸在这美好之中。起来,Clarke。起来。Clarke知道这样做是错误的——阳光,金色稻草,微风......这一切都不属于她。一旦睁开眼睛,现实的景象会夺走现在的美好一切。

正如之前所想那样,现实与现在的景象一定相差甚远。但幸运的是,她不用再面对那一片似乎永无尽头的森林了。Clarke一睁开眼便发现自己正躺在简易便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层薄薄的软毛皮。而在她对面的不远处,是失去意识前她回想起的那个人.......对方正在向小瓦罐里舀水。

......Lexa。

Clarke试图掀开毛皮坐起来,但她全身的肌肉都罢了工,直起身子的劲儿都使不上,整个人又软绵绵地倒回原处。这时Lexa已经转过了身,在看到对方醒来后,她脸上的担忧消去大半,接着拿着小瓦罐朝Clarke走去。“谢谢。”这是她们再一次见面后Clarke对她说出的第一句话。Lexa在她身边坐下,然后将瓦罐递了过去,凑在她的嘴唇旁。Clarke愣了愣,然后低下头慢慢喝光了所有水,她轻舒一口气,感到身体的机能开始逐渐恢复。

“你这样做很危险。”Lexa缓缓站了起来,紧盯着她的眼睛说到。Clarke感到脸颊发烫,一时语塞找不到合适的回答,只好暂时避开Lexa的目光。Lexa没再等她想出合适的解释,而是已经先一步走出了屋子,似乎刚才的语句并不被归到疑问类里。Clarke抿了抿嘴唇,望向放在对面的小瓦罐。刚才醒来的时候......她下意识伸手轻抚了一下湿润的唇边,呆呆地回忆起了梦里的场景,然后又扯着毛皮让它更加紧贴自己,脑里开始冒出连串的问题。

Lexa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以及自己昏迷了多久?

没过多久Lexa再次回到了屋内,而这次她端来了一大碗食物。Clarke的疑问暂时被抛到了一边,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甜蜜蜜的肉味和蘑菇的微焦香气立刻窜入了肺中,让她忍不住吞了吞喉咙。当Lexa把碗端过来放在自己旁边时,Clarke在心里再次默默地感谢了对方一次——鱼块被切成了小片,蘑菇也被分成了适中的大小。“趁热吃吧,已经不烫了。”Lexa伸手将Clarke足部附近的薄皮毛聚拢起来,然后裹紧。刚刚还在Clarke脸上尚未散去的余热又开始升温起来。

“Lexa——”谢字还未说出口,Clarke就已感到对方的食指指腹轻覆在自己的嘴唇上,“如果你还有别的需要,可以告诉我。”Clarke硬把溜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朝Lexa点了点头。Lexa的指腹有些冰凉,上面还留有淡淡的树皮被熏过后的气味。趁着Clarke走神的时候,Lexa已经离开了小屋。屋内重归安静,似乎食物的香气也变得愈加浓烈起来。

当吞下第一块鱼片后,Clarke觉得自己真的足够幸运。而此时此刻她也有种强烈的感觉,像是有火苗在心口向上蹿——她从来都没有过,没有像现在这般,想要和Lexa单独待在一起

 

                                                                                                             ---TBC

评论(7)

热度(21)

  1. clexa同人站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