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森林(三)

 

Clarke必须承认,这简易便床不知比那潮湿又坚实的树根舒适到了哪儿去。胃部现在暖暖的甚至还有些过饱,太阳穴处持续的跳痛终于停歇,裹着身上的薄皮毛她又很快睡着了。等Clarke再次醒来时,屋内的光线已经暗下去,而自己的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块厚毯子,本该垂搭在床沿下的毯边被整齐地向内折叠,轻塞在自己的背部。

经过充分的休息,Clarke的力气已经恢复了大半。她掀开毯子,将毛皮和厚毯在一旁铺好后坐在了床沿边。自己的靴子就在脚旁,上面的硬土块已被除去,鞋面恢复到几个星期前时的光亮。

Clarke眨眨眼,然后侧过头怔怔地看了看身后的厚毯子,她伸手顺着上面的纹理抚了下去。刚才困扰自己的问题重新出现在了脑海,但她随即发现这些疑惑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倘若真和Lexa交谈,Clarke不希望对话内容是这样乏味的你问我答,况且,她并不是真的像刚才那样急于知晓答案,迫切地想要了解自己苏醒前的一些细节。那不是她想要的。 

Clarke回过神来,静坐了一会儿后穿好靴子走出了小屋。

Lexa就站在小屋旁的不远处,正与她的一位朋友交谈着。外面的温度比小屋内低了许多,Clarke似乎感觉森林里的湿气已经打湿了自己的发梢。寒气一阵又一阵地袭来,Clarke想回到屋内找到自己的外套——虽然它可能已经严重变形,有几处还开了口子,甚至无法再抵御寒冷。

Lexa对面的男子不时朝Clarke的方向看去,他一身战士装扮,眼神中透着警惕。Lexa和他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身朝自己走来。Clarke心口的火苗让她全身的血液开始升温起来,她一时忘记了拿外套的事,也暂时感觉不到皮肤的冰冷。直到Lexa走到面前来,Clarke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想做什么。

“你应该把外套穿上,Clarke。”Lexa现在距离她很近,Clarke甚至觉得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温度。“我正准备——”话还未说完,Lexa已经脱下披风将它笼在了Clarke身上,“你正准备什么?”Lexa退了一步问到。“呃,我是说,我的那件外套……”Clarke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听不见。“它已经破成渔网一般了。除非,你想去捞点鱼。”Clarke窘迫地瞥了一眼Lexa,然后清了清嗓子,“好吧,事实上我也不会捕鱼。那……接下来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我是说,天色看起来比较暗了。”

“去搜集一些食物,之前的已经快要吃完了。”Lexa侧过头望了望旁边的小丘,“现在该出发了不然太晚了。” “我跟你们去吧,也许我可以帮得上忙。” Clarke赶紧补上这一句,她可不想再继续休息,那远比不上和Lexa待在一起有趣的多。“我觉得——”Clarke感到Lexa即将说出拒绝的话,她立刻赶在这之前采取了措施。“Lexa……”Clarke降低了语调,略带恳求地念着对方的名字。这种方法到底会不会奏效Clarke 自己心里也没底,因为对面的Lexa已经保持沉默有一段时间了。“好吧。我们不要走太远。” Lexa最后妥协下来,然后示意Clarke跟着自己走。

这真是奇怪,Clarke心底埋藏着一种别的情愫——她总会下意识地觉得,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面,Lexa就是Lexa,既不是Commander也不是Heda。所以很多时候,当她把内心的想法告知Lexa时并没有太多顾虑,甚至有时欠缺考虑“适不适合”的问题。而每当那时Lexa总会静下来去倾听——无论那些理由对或错,她总会等待Clarke把话说完。这大概是个坏习惯,Clarke意识到,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也许还带着点偏袒的意味。

等Clarke的思绪好不容易回到现实时,Lexa已经走在了前面,而现在她正站在不远处,交叠着胳膊望向Clarke。天,这真是糟糕。Clarke一边暗暗责备自己的走神,一边赶紧加快步伐小跑了过去。

 

                                                                                                          ---TBC

评论(5)

热度(26)

  1. clexa同人站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