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Crush(一)


Inspired by Fallout 4

有时候Shaw很想关掉耳朵里的那个声音,她不喜欢用那种语调和自己说话,用不属于的声音重复曾经的那些话语。Shaw不喜欢这样,一点也不喜欢。*


Russia_Siberia

“你实在是穿得太少了,Sameen。”

Shaw正站在一个巨型冰坑的边缘,弯着腰打量着底部的环境。周围厚厚的冰层盖住了原本的地面,从基底开始螺旋式般向上延伸,形成一个陀螺般的空心柱体。Shaw握了握被冻得有些发僵的指节然后站直了身子,先前脸颊上不小心被硬岩划伤的地方开始隐隐作痛起来。这里实在是太冷了,放眼望去只有看不到尽头的连绵白色,太阳也躲在了云后面,只露出一大片灰沉沉的天空。

“你还好吗?”那个带着担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很好——在你用这种语调和我说话之前。”Shaw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朝左边走去,想要找到通往底层的道路。机器没再开口说出类似的话语,在大概估量了Shaw找到下去的路的成功率后,她用尽量平淡的语气告知了对方正确的方向。“不要告诉我号码正在冰雪迷宫里玩儿捉迷藏。”Shaw转了过来,照着机器的指示在一小块缺少冰雪的地方跳了下去,现在她还处在很高的位置,但已经置身于柱体的内部。

“沿着左边的道一直往下走,然后在最低处翻身下到下一层。”Shaw照做了,然后她发现这层的靠内处有块冰似乎不是牢牢地嵌在上面,她小心地把它移开,藏在后面的是扇银色保险门。“左二右三左一右二”Shaw深吸一口气,按照顺序转着门把,皮手套不时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

Shaw没有想到门后面竟然是一个类似基地入口的地方,走道旁还设置了围栏。她下意识地摸到腰上的配枪,然而机器告诉她这并没有必要,只需按照指示走下去便好。Shaw有那么一瞬间不是很想相信机器的话语,那些所谓的完美指令仍旧造成了无法弥补的错误,她不想甚至不敢再回忆起那些事情是怎样发生的,接受现实远比知晓它来得困难。

Shaw一路沿着小道向下走去,过了好久才在尽头处看到闪着红点的控制门。门高处的两旁各有一台监控器,闪烁的指示灯显示它们都工作良好。Shaw抬头朝其中一个望去,几秒后控制门亮起绿灯缓缓开启。

门的后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在刚刚看到的基底部冰雪覆盖之下的巨型基地。机器示意她走到中心的黄色圆圈之内。“你最好多做一些解释。”刚刚还喋喋不休的机器此刻却没再出声,Shaw站到圆圈之内,周围米色的护栏缓缓升起,然后自己开始往更深处的地方下降。

“穿上防护服。”到达地底后Shaw这才看清面前是两竖排的胶囊样船舱,而寒气似乎比地面还要重好几倍。面前的桌上放着叠放整齐的卡其色防护服,Shaw拿起一件看了看领口的编码,下面还印着防范危险的标识。消毒夜......记忆不合时宜地涌来,模糊的瘦长身影开始在脑海中变得愈加清晰。“保护手套在第一个立柜里。”机器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右边第三个冰冻舱。”Shaw回过神来,迅速套好了防护服拿到手套朝第三个冰冻舱走去,机器没再说话,整个房间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音。

当Shaw走到冰冻舱朝里看去时,她僵在了原地,还没来得及戴上右手的手套倏然落下,掉到靴面后慢慢滑到了地上。她没敢眨眼睛,生怕睁开眼的瞬间一切都变成了另外一番景象,害怕冰冻舱变成家里乳白色的墙。Shaw几乎是扑了过去,以最短的时间消灭了两者之间的距离,与此同时机器也发出了警告“Sameen!你不可以空手——”但这警告实在来的太迟,Shaw的双手正撑着冷冻舱的表面,眉头紧锁上下打量着舱内的人。

Shaw看着对方紧闭的双眼,想要说出那个在心里默念过无数次的名字,但她发现自己竟无法出声,眼睛生疼。然后Shaw紧盯着对方防护服的左边,反复地看着那块布料以确定没有黑漆漆的的洞口在那上面。没有,什么异常都没有——除了Root没有醒过来

     

                                                                                                             TBC.


评论(23)

热度(145)

  1. karma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