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Crush(三)

有时候Shaw很想关掉耳朵里的那个声音,她不喜欢用那种语调和自己说话,用不属于的声音重复曾经的那些话语。Shaw不喜欢这样,一点也不喜欢。*

Crush(二)——Crush(三)——Crush(一)


America_New York   Three months ago

Shaw再次醒来时已是白天。

窗外的阳光斑驳地洒在房间的一角,微风不时勾起纱帘的边擦过乳白的墙,一旁的心电监护仪因为测量对象的低血压而不时发出警报声。

Shaw浅浅地呼吸着,浑身使不上一点劲。她很想拿开面部的氧气面罩——每一次呼吸就像要耗尽肺内所有氧气一般,灌入口鼻的仿佛是源源不断的海水。

“老天,你终于醒过来了。”Ash,那个她本该在昨夜见面的房主,此刻正坐在病床的左侧,半俯着身望向自己。对方紧皱着眉头,一双碧蓝的眼睛里透着关切。“昨晚你在抢救室呆了好久好久,久到......”Ash没再说下去,顿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之后你还输了一大袋血,但那时情况还不是很好,你还是没有任何恢复清醒的兆头。我赶到那儿时,你已经失去了意识。你知道吗......我,我当时吓坏了——你歪斜地倒在老旧沙发上,身下的毛毯浸出了大大小小的暗红色血块,手上还留着尚未变干的血痕。我尝试着把你拽起来,你浑身冰冷,完全失去了温度。”

Shaw眨了眨眼睛,她已经记不起在想起Root之后发生的事情。

Root。

当她轻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氧气面罩上立刻蒙上了一层雾气。

她是否也似这逐渐消散的温热气息般藏起来不见踪影了呢?这大概是目前为止最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吧——昨晚竟是自己感觉离对方最近的一次,在日历翻了一页又一页,时间跳到离别的几个月之后。就好像那时候Shaw没有受伤,温热的血液没有淌了一地一样,她感觉不到逐渐开始变冷的肢体。

老式冰箱的嗡嗡声渐渐停止,房间变得安静起来,不远处的厨房隐约传来煎蛋的滋滋声,空气中甚至掺杂着Root最爱放的黑胡椒的香味,黑夜就快要被和煦的晨光所取代。Shaw已经失去了站起来的力气,甚至用手撑住沙发这件事也变得困难起来,但她感觉到了,这是她们的家。

她和Root的房间。

Root的那一小撮卷发依旧会固执地偏到前方来,她会穿着那双带着绒毛的兔拖鞋,像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试图偷偷从后面揽住Shaw的肩。当Shaw侧过身想要肘这个家伙一下的时候,对方朝后缩了缩,举着煎蛋的盘子做出无辜的投降姿态。但这次,Shaw却始终等不到那靠近的脚步声。

Shaw的倦意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意识随之沉入模糊的梦里,再没有其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Shaw?”Ash仍旧用那双带着担忧的碧眼望着自己,她的语调还带着些顾虑,仿佛Shaw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而她正苦恼着如何才能将一切理清。

Shaw像是终于醒来,调整好呼吸后望向一旁的Ash,她想起这之中还有一些别的问题,但对方就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一般。“我想你可能已经忘记了。”Ash抿了抿嘴,“几年前,你在纽约救过我的命。所以,我想这是为数不多我能为你做的事情了。”

Shaw这才真正注意到,眼前的Ash也有着一头浅棕色的头发,但比Root的颜色要淡一些。“你的那位朋友......还不能够及时地赶过来,至少目前是这样——她托我照顾你一段时间,希望你能好好休息。你应该休息的,Shaw,你需要休息。”

话音刚落Ash的手机便响起来,似乎是要她出去办什么事。“我会晚点再来的。”Ash的语调却变得有些发颤,像是要把已到嘴边的话再次压回去一样,“我不敢相信,我们还有再次见面的机会。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你却仍旧没有来敲门。如果昨晚我没有找到你的话,如果没有及时找到你的话,真的,我不敢再想。”

Shaw垂下眼眸,避开了Ash的目光。

好在Ash没有再继续把这个话题深究下去,她站了起来,拉开了与Shaw之间的距离。但Shaw还是听到了那细微的叹气声。

在确定床栏都已拉好后,Ash朝门口走去。

“Ash” Shaw侧过头望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对方的右手已经搭在了门把手上,她压住胸腔紧束般的疼痛,费力地想要挤出那几个感谢的字,Ash却抢在前面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就如当初Shaw在解救出满脸泪痕的她那样。

“我只是,做了和你一样的事情。”Ash回以一笑,随后轻轻关上了门。

房间重归安静,Shaw索性闭上了眼睛。仅仅是几分钟后,房间正中央的壁挂电视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沙沙声,就好似试探性地用食指叩门那样轻。Shaw本来打定主意不想再睁眼,但那声音却没打算停止,她只好说服自己望向那片漆黑的屏幕。

很快屏幕的最左端出现了一个墨绿色的光标,它不断闪动着似乎在酝酿着合适的句子。

Shaw首先出现在屏幕上的是Shaw的名字。

Im Sorry显出这句话之后对方一直沉默着,小小的光标在字母y后面跳动,也许还有别的没有说完的话语。

「你可以怪我。」光标随之消失,只剩下这一行字留在屏幕上,像一个下小小的许诺。Shaw的喉咙发干,甚至隐隐作痛。她需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吗,是那些责备的话还是一个接一个的质问?还是说她应该拼尽最后一份力气,抓起桌上的水杯将屏幕砸的粉碎?这所有的一切不会有丝毫改变,射出膛的子弹不会偏离原有的轨迹,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痕也不会消失,再没有重来的可能。

她的一切愤怒都被这一片可怕的安静所击碎,随后这些万千碎片划开了藏在最心里深处的东西,Shaw将它们埋得足够深,然后再将愤怒和不在乎包裹在上面。

Shaw一度以为它们会永远不再出现。

她错的很离谱。

现在Shaw努力地睁大眼睛望向空荡荡的天花板,她不想让那些温热的眼泪越过眼眶。“那是她吗?”她哑着嗓子问到。很快她便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机器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给出了肯定的回复。“是什么时候”Shaw重重地吞咽了一下,“她在哪儿?”

这次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一个类似海边的地方,沙滩上只有一把孤单的椅子。“Hi, Sweetie”镜头摇晃了一下随之对焦,Root露出了她左边脸颊的那个小小酒窝。“现在的我还不能及时地回到你的身边。还有很多事,没有画上句号。”

Root向前凑了凑,Shaw注意到她的下颌处多了一处划痕——那种尚未结痂的,皮肉外翻的新伤口。“我很好,不用太担心。只是我们暂时会切断联系,这下你的耳根估计会清静不少吧。”接着Shaw发现了Root脸上的其他伤痕,藏在发丝之下的颧骨附近的新伤。

Root看起来时间紧迫,她又断断续续地录了几句话,然后那句求你别放弃的声音再次响起。犹豫几秒后,Root定定看着镜头,就像Shaw就在面前一样。画面再次变得模糊,最后回到最初的漆黑的屏幕。

Shaw沉默着,她想着Root,想着她们过往所经历的一切,而这将她们紧紧相连的曾经也快要分崩离析。Shaw知道,她应该答应Root请求,就像以前从未拒绝过她那样。

实现曾经的承诺,是现在的她唯一能为她坚持下去的事。


                                                                                                                 TBC.


评论(20)

热度(86)

  1. karma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FAQ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