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Last Time In Paris【4】

前言:本来在第一章就该说出的话..1,2,3,4基本是独立的剧情,但又走在同一条整体时间线上(完全看不出来这样的从属关系是因为自己当初就考虑不周的原因...),可能要仔细说明章节情况的话就估计剧透(猜到结局)啦【总是让大家云里雾里的是这个呆头呆脑作者的错,抱歉:P】第四章和终章的关系比较紧密,江湖偏方紧密大法将在终章出现

  时光机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终章

168:00:00

深夜的街道冷清孤寂,只有落寞的倒影在呢喃。从便利店推门而出,身穿黑色粗呢大衣的她拿着Kronenbourg啤酒走向一个拐角处,步伐渐缓,她停在了一辆似乎已经熄火很久的车附近,没有车灯,车盖上也没有冒出热气。

她随意地靠在离车门不远的灯柱上,银质手链在月光下若隐若现,闭着眼睛抬起手灌了一口又一口的啤酒,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一直冰到胃里,深蓝色的街灯混着薄雾将她笼罩在看不清的世界里。

Shaw透过车窗眯起眼睛将对方打量了一遍,视线重新在远方的公路定格了几秒后,她伸手将车灯打开,然后下了车。Shaw径直走到Root对面,用一种蛊惑的眼神看了她好一会,没有只言片语,Shaw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往车上带。

"哈”, 她轻声笑出来,倒着走路让她短时间内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她的感知直到自己被塞到了副驾座位上才恢复过来。Shaw轻轻地关上了车门然后弯下腰看着她,她柔柔地笑着隔着玻璃摸了摸对方的脸,然后一直看着Shaw从车外坐回驾驶室,引擎启动声短暂打破了街道的寂静,银灰色的SUV驶向远方。

车内小小的备用灯发出鹅黄色的光,啤酒瓶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了,Root用手捏了捏Shaw的脸颊,"我想睡觉觉了Sameen",糯糯的鼻音带着撒娇的口吻,她随手将空酒瓶放在手刹旁的凹槽里。

Shaw瞥了一眼仪表板:03:23,”交感神经兴奋了一天,你也该累了",伸出一只手过去为那个黏皮糖理了理脸旁的头发,对方轻轻抓住她的手腕将温热的掌心覆在了自己脸上。

感受到了Root的动作,Shaw看向远方公路的眼睛眨了眨,她用布着薄薄老茧的手指抚了抚Root的脸颊,”后面有绒毯",Root微微侧脸就可以看见整齐铺展的毯子搭在后座位上。”晚安之前",Root吻了吻Shaw的手然后凑到了她面前,”好像还有点什么”。Shaw刹住了车侧过头,路口的红灯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她的明眸像是容下了无数星辰,而自己就这样迷失在这片浩瀚星空。Shaw有些失神,不知过了多久眼睛才重新聚焦在对方脸上,她探了探身子在Root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晚安”。那人心满意足地移到了后座,Shaw从后视镜里看着她一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像是熊要冬眠了一样才挪开视线。”.....Sameen",前面的词语声音太轻,Shaw只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转过头去。

那人安安静静像只小棕熊一样躺在后座,可能说梦话了吧。

绿灯不知已经亮起了多久,她重新踩回了油门。

161:23:01

黑夜逐渐褪去,早阳洒满大地。Shaw停住了车,她向后视镜瞥了瞥,看到对方依然酣睡的模样时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窗外车旁的草地小斜坡被不知名的各色小小花朵布满,半山腰的位置恰到好处,可以在这里欣赏到别具一格的风景。

Shaw保持着很小的动作幅度跨到了后座附近,她在座位附近微微屈膝跪着,轻柔地拨动Root有些散乱的头发,接着弯腰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贴在她耳边轻声说「到了」

几乎是对这个声音的本能反应,后座的这只小棕熊发出闷闷的声音然后似乎是凭感觉一下揽住刚刚才直起身子的Shaw往自己的位置拉,真是完全不像刚刚醒来的样子。

Root依然闭着眼睛用手圈着Shaw,无奈地吸了吸气,Shaw隔着绒毯故意在Root的腰际处用力掐了掐。预料之中,小棕熊发出咝的一声然后像是受到刺激的贝壳一样缩了缩,接着带着点委屈似的睁开了眼睛。Shaw故意移开视线没有理会某个人的小绵羊眼神,「是你要选择这样特别的起床方式的」。

Shaw打开后门先下了车,舒适的晨阳照在皮肤上让那些细小的毛孔也舒张开来沐浴阳光,她静静闭上眼睛感受着大自然的恩惠。没过多久Root终于肯离开她的安乐窝,缓缓靠近站立着的那个人。

她借助身高优势从背后用绒毯把她们两个裹在了一起,Root将头埋在Shaw的颈窝,嗅着属于她的味道,Root的上半身重心开始全部压在了Shaw的后背,她俨然又将对方当作了栖息的树干。

"我可又要掐你同一部位了"Shaw不怀好意地警告着,听到这样的威胁Root立刻睁开眼怯怯看她,生怕自己又被偷袭。Shaw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咳了咳"我们在这躺一会吧"

咫尺可以闻到混合了花草泥土的芬芳,两个人懒懒地躺在草地上

“Sameen”  Root侧过身子看着Shaw的脸庞,“嗯?”对方闭着眼睛,很是享受暖暖的阳光。

“Sameen” Root轻轻笑起来,“嗯” Shaw依然没有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附近的树梢开始沙沙作响,微风吹拂着她额前的黑发。

"Sameen" Root咬了咬下唇,"嗯…"Shaw的音调拖长像是要睡着了,她扳过对方的脸,"看着我" Shaw睁开眼用柔和的目光看着她。

"你会不会…睡着了就再也不回答我了" Root突然像个神经质的矫情小女生般问到。

Shaw缓缓眨了下眼睛,"不会的,风会替我回答你" 她露出略带腼腆的微笑用手轻轻刮了刮Root的鼻子。

Root撅着嘴用手戳了戳Shaw的肋骨"....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句子"她的脸颊微微泛红,然后用自己的额头抵住Shaw的,”谁也不能替代你”,风轻轻吹起她们的头发,黑色和金棕色的发丝交汇缠绕在一起。

在Root的注视下,进入休息状态的Shaw轻轻颤动了一下睫毛,她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周围一片安静,偶尔风拂过树叶发出细碎的声音,Root慢慢靠近对方,在距离耳际不远处停了下来,她知道自己最想表达什么,这也是她最想让对方明白的事,即使说过千万遍也不会厌倦。

"我爱你" 她垂下眼眸上扬了嘴角的弧度。


----------------------------------------终章见-----------------------------------------

后记:第四章修改了很多原来的设定,删掉了一个两人在河谷溪流的场景,于是进度骤减一拖再拖....第一段的场景可能有点奇怪,这和当时码字的背景音乐息息相关...(BGM怒嗔: 我怪还是你怪)。LTIP系列即将迎来结局,有点舍不得呢:)

更多.LTIP系列背后的故事将在终章随着大礼(zha)包(dan)从天而降


H.A.T.E.U.

Root倒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TM还在耳边说着几小时后的计划,她的头脑却好像没让这些词语进入。

在遥远的阿拉斯加执行任务时,Root身中数枪,伤口的疼痛因为低温而麻木起来,溅在衣服上的血早已干涸成暗红色,寒冷的北风要让血管里流动着的血液结冰。她曾经一度感到不能呼吸,气管缩紧快要掐掉最后一点氧气,浑身冰得忍不住颤抖像是被扔进了南极最底层的湖底,视野飘着的不知道是雪花还是爆炸后的残灰,她跪倒在了雪地里。

不知过了多久,Root慢慢清醒过来,她的嘴唇已经完全苍白失去了血色,睫毛上挂满了白霜,毛绒帽和露在外面的头发沾满白皑皑的雪花,缓缓吐出来的热气瞬间化为白雾消失不见,她身体的热能丧失极为严重,她甚至开始习惯这样的刺骨冰冷。

Root不认为自己能活着走出这片茫茫雪地。

她花了很大的功夫艰难迟缓地站起来,有那么一瞬间自己又差点倒下去,跌跌撞撞走了一段路程后,她的后背紧紧靠着一块山岩凸起的石块上,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冷空气像是要将肺部冻伤,她把手伸进口袋摸索着手机,僵硬的指关节费劲抓住了这台通讯机器。

她拨通了一个号码。

Root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她的世界现在俨然失去了时间的意义。已经响了很久的嘟声在空旷的雪地显得格格不入,等到下一秒也许就是忙音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地发出舒气的声音,Root垂下眼眸盯着自己的脚发呆,很长一段时间这里什么声音都没有。"……Root?"电话另一头再次耐心发声,语调轻轻。可惜她已经听不太清那些话语,眼皮渐渐沉重起来,耳朵被风灌满令人眩晕的嗡嗡声,所有声音和感觉开始慢慢远离她,Root最终倒在了下雪的阿拉斯加。

*

Root倒在露台上,眼神空洞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她感到每一块肌肉酸软不堪,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Root拿枪狠狠抵住Shaw的太阳穴,她把她压在高楼露台的边缘,下面是车流不息的纽约街道。Shaw一言不发只是紧紧看着她。什么都没有改变,Shaw依然一身黑衣,除了TM模拟界面的红色方框标记着Samaritan。Shaw轻轻抚上Root发颤的手,薄茧,带着温暖。

子弹打向了天空。

"你满意了吗?"Root的声音听起来精疲力竭,她把枪塞在Shaw手中然后紧握住对方的手闭上眼睛对准自己的眉心,Root轻轻放开了自己的手。枪声再次响起,子弹打穿了Shaw左肩那个和Root当初受伤一模一样的位置。

手枪掉落在水泥地上弹起很小的高度,她不敢睁开眼睛看着这一切,泪水在眼眶打转,她只能怔怔站在原地,感觉到Shaw吻了自己肩上的旧伤,感觉到对方沉默的离开,感觉到自己的地转天旋。

*

Root倒在地上,她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眼泪模糊了视野的一切。TM的计划非常完美,成功率和逃脱率达到了99.999%,而自己即将把成功率变为100%,Samaritan会永远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她不想再逃了,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她蜷缩在冰凉的地面,这里远没有阿拉斯加的雪地寒冷,偌大的房间安安静静,来自数百台机器的细小电流声随着她的呼吸有规律地移动在线路间,Samaritan的真正核心主机上红色的倒计时一点点计着数。

TM界面上执行人的存活率随着时间推移开始逐渐下降,Root耳边开始不断传来TM喋喋不休的劝说,这是这么久以来机器的声音第一次听起来带着人类的焦急感和担心。

她的眼泪流进了右耳里。

Root闭上了眼睛,她不会再看见灰蒙蒙的天空,不会再感到灵魂被抽空,她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开始振动起来,像是发了狂疯似的,它一直没有停止下来,她的左肩开始隐隐作痛。

这个电话她只拨过一次号码。

时间再次成为了毫无意义的东西,倦意像是终将来临的黑夜一样开始笼罩着自己,没有任何挣扎她温顺地走进漆黑的梦里。

太阳从地平线升了起来

 

I'm tired of tryin to fake through  But there's nothin i can do
厌倦了任何伪装的尝试与努力, 可我无能为力

I can't wait to hate you  Make you pain like I do  
迫不及待恨你入骨, 让你感受我的所有痛楚

I can't wait to face you break you down  Still can't shake you off
迫不及待对你加以报复, 至始至终无法摆脱你的束缚

 

------------------------------------FIN--------------------------------------

后记:寂静的深夜耳机里流淌出这首MiMi的《H.A.T.E.U.》,自己当初还买过该曲所属专辑《Memoirs of an Imperfect Angel》,却从来没有认真仔细地看过它的歌词。就这样突然被触动,然后有了这样一个故事:)

15/3/5后记——作者心虚没有底气的想法分享:

时间线是 (Shaw已经处于Samaritan阵营) 倒下前最后一刻想听想念着的人声音的Root→心如死灰精疲力尽问不出究竟的Root→厌倦了一切尝试无能为力的Root,无论是哪个时期的Root仍旧摆脱不了旧情的束缚,Shaw在这样的背景下对她保持着界限模糊的态度(说人话:我们敌对了,但我心里还有你),这种莫名其妙一切结束没有头绪的煎熬大概是Root不能忍受的(尤其是Shaw藕断丝连的态度,对Root来说这种萦绕心中的悲痛是致命的),所以在Root第三次倒地终结Samaritan的时候,徘徊在右耳的劝说(TM)和来自左肩隐隐的痛觉(Shaw)让她犹豫不决做不出选择,最后时刻还是闭上眼睛选择了两者都不选。(作者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第一片段 濒死的Root对着接通的电话却不愿发言 / 对待来电者表现耐心态度的Shaw(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她念出的那个名字)

→两人的关系已经不似曾经  *Root第一次倒下*

第二片段  TM的界面揭示了Shaw属于Samaritan一方 / Shaw给不出Root想要知道的答案并且还留下了残忍的温柔

→所有的一切都将Root丢进心死的深渊  *Root第二次倒下*

第三片段:TM表现出对Root拒绝撤离的担心并且尝试说服她 / 最后关头Shaw的挽留

→Root最终做出选择   *Root最后一次倒下*


Last Time In Paris【3】


前言:原本最开始这个系列是想写个短篇就完成的,结果发现这样写出来有点太突兀了,会导致剧情发展像跳蹦蹦床一样起伏过大...整理清楚系列思路后最终分段开来发现可以有5章:). <完成度>第四章50% / 终章80%(我总是喜欢倒着写东西...

 预告终章有个旺仔大礼包..(X)

 时光机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终章


Feb.18  /  Waiting For Spring To Come To My Kingdom

「…傍晚可能会有雨雪…」 车上收音机传来好听的女声。


Shaw用手撑着头凝视着前方,她偶尔看向车窗外,灰色的天空让人不知道时间流逝到何方。她现在脑袋空空什么都不想想,可有时突发状况不得不让你开始想点别的。


毫无预兆,Shaw的心前区突然传来阵阵压榨般的疼痛。最开始她努力保持镇静一言不发,她不想让Root知道。可后面这样的感觉实在太难压抑住,她感到无法呼吸,像被人紧紧掐住了脖子,”Root...停车”Root急忙刹住了车子向她看去。


Shaw迅速打开车门跌跌撞撞地跑到车前的空地,她现在不止是身上难受,她感觉心里也被这些疼痛堵住了一样难受。


她很想狠狠捶击那颗动力泵,好让它恢复以往那样的工作效率,可是她不能。她也好想在这空旷的空间声嘶力竭到那些莫名的情绪全部消失为止,但她也不能。Root还在她身旁,她不想表现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的样子,至少现在得让内心比外表看起来坚强。


寂静的旷野只有寒风在吟唱冬日的终曲,面前的这条灰色公路延绵到视野之外的远边,像是无止无尽永远都到不了的地方。Shaw狠狠摁住左半身心前区,她的眼眶因为尖锐的疼痛和艰难的呼吸变得湿润起来,她半弯住身子,双手发颤着撑在膝盖上,呼出的大团雾气在冰凉的空气里弥散开来。


Root紧跟着下了车跑到了Shaw的身旁,她担忧地看着Shaw,深知这样的痛苦是多么折磨人,像是粉碎机处理废弃文件一样要将全身的骨骼碾碎一般难受。她左手轻轻扶着Shaw的臂膀,右手轻抚着她的背,希望可以帮她分担哪怕一点点痛苦。


那些奇怪的化学分子不知道对身体的细胞做了什么,Shaw终于没能抑制住内心狂啸的野兽。她推开了Root,将手指深深插入了头发内狂怒般地嘶吼起来。手背,额头和脖子上的根根青筋因为过度充血而似蔓藤植物一样暴露突起,就像一条条内心的伤痕一样显露出来。


她的声音没有带着哭腔,是一位战士永远无法再为何事而战斗发出的尽力呼喊。Root一把拉住她的双手,紧紧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她的眼眶红了一圈,泪痕纵布在脸上,眉梢有条静脉一直延续到了太阳穴附近。


Root亲吻着Shaw的头发,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眼前这个人。温暖的体温让Shaw迷乱的意识渐渐清醒起来,她侧头闭着眼睛重重地喘气,缓了一会儿后才艰难地吞了吞喉咙,”..Sorry”。她的手轻轻搭在Root的肩,指尖不规则地颤抖着。下一秒她偏正了头把脸埋进了Root的胸口,对方心腔温柔有力的跳动声像是呢喃在耳边的话语一样让自己心安。她慢慢将手滑下来,伸到了Root削瘦的后背攥扯住对方的衣服。


灰蒙蒙的天最终没有降下雪来,黯淡的黄色车灯照在两个人的身上,车盖下引擎发出沉闷的嗡嗡声。


Shaw半躺在床上,呼吸有些微微的混乱,Root 明白现在她的感受,疼痛占了一半隐忍占了另一半。她却无法将这样的痛苦转移或是减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费力地将氧气吸进肺腔,感受她呼气时空气的那一点点颤动。


Root同时还害怕一件事,害怕那人慢慢淡了呼吸,潮气量变得越来越少,然后最终屋内彻彻底底安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那窒息般的死寂扼杀,这样的想法让她感到害怕。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过好在没有吹风,不然将雨滴狠狠打在玻璃上的那种声音会更让人心情阴沉。那种咚咚咚的胡乱节律就如同此刻Shaw的心率一样紊乱不堪。


Root从床沿边起身去拿了热毛巾和温水来,在把水递给Shaw前,她先轻轻抿了一口以确认温度适宜,温热的感觉顺着喉咙一路延续到了心脏。她缓柔地用毛巾擦拭着这张自己眷恋万分的脸,就这样突然记起,几年前的纽约她的家,Shaw同样用毛巾为当时发烧的她降下脸部的灼烧感。冰凉的触感,水汽迅速蒸发带来的舒适感,记忆叠加在一起,她朦朦胧胧地记不住她的脸。


意识到毛巾的温度在这样的天气里迅速消失,Root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她抬眼看到了Shaw带着关切的眼神,毕竟她有些一心二用,“我是被你迷住了,Sameen” ,她伸手掐了掐Shaw的脸颊,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回到房里时,Shaw已经完全躺下,一副沉沉睡去的样子。Root笑了笑,蹑手蹑脚走到床旁边,Shaw的一只手臂完全暴露在冷空气中,Root用毛巾擦拭着略显苍白的皮肤,然后她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把Shaw的手臂挪了进去。”晚安” 她吻了吻Shaw的眼睛,看了对方的脸庞好一会儿,她带上门退出了房间。


Shaw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疼痛已经减缓了不少,但她意识到这种疼痛一次比一次剧烈,持续时间也长了起来。她的脑里开始想着其他事情,她们已经在巴黎呆了有一段时间,而她也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可她不想连累Root。


「Root应该有个更好的开始」她在心理默念着。


那些无聊的肥皂剧里总是描述:身患绝症的主角狠下心各种刁难,冷嘲热讽自己所爱的人好让对方离开自己,然后这样对方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大发脾气对于Shaw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可那些剧里的结局总是如出一辙:被伤害的那个人知道真相后痛哭流涕,痛不欲生,经常以自我了断为结局。她不想伤害Root,也更不想,如果自己真的…变成那样,恐怕会让对方遗憾一辈子吧。 


「不可以。」这不是自己的风格。她感觉自己比多年前的那个Shaw多了点别的东西,除了大多数时候的愤怒和冷漠外,多了其他自己无法形容出来的感觉,比如像现在这样想东想西。


她知道之前那场最后一战给大家都带来了无法抹灭的伤害,Reese中的一枪伤到了一条神经,导致有块区域的肌肉偶尔有酸麻感,Finch还好没什么严重外伤,只是估计他得了晕血这种后遗症,Root的左肩连中两枪,位置还是在以前自己开枪打中她的部位,而自己腿部中了几弹,要不是因为治疗及时差点只能杵着拐杖突突人。


她不知道Root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百依百顺言听计从,虽然从前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但现在和原来总是有细微的差别,而自己感觉得到。她不能确定Root的内疚和补偿占了百分之几。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把感情和内疚两边分,两者没有从属关系,互不相干。她在尝试去理解,尝试站在和Root的同一个高度的感觉去对待事情,或者说,去处理她们之间的事情。她不能再假装什么都感觉不到,假装什么都不在乎。


早上醒来的时候,Root并不在自己身边。但打开门的一瞬间,Shaw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倚靠在沙发上。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盖,Shaw皱了皱眉,回房拿了毛毯后轻轻走近她。毯子刚接触到Root,对方猛然睁开了眼睛


”呃....我吵到你了吗”看清楚眼前的人后,Root伸手环住Shaw的脖子将她拉向自己”不,你没有...感觉好些了吗?” 她的侧脸贴着Shaw的,呼出的气息温热撒在脸上。


”..嗯,已经不痛了。你怎么睡在这里还不搭着东西,天气这么凉。” Shaw移动了些位置看着Root的眼睛。”其实我是才起来呢,坐在沙发上看书结果内容够无聊都把我哄睡着了”Root对她俏皮地笑着。”你得吃点药物来预防疾病发生。”Shaw用毛毯把Root裹紧后走到那些柜子旁找她需要的药品。


事实上Root刚睡了20分钟。昨晚关上门后她翻出书籍一直坐在沙发上,每过1小时她就会轻轻打开门查看Shaw的情况,她高度警惕着,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一直到晨曦到来,她才稍微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设定了30分钟的闹钟让自己小憩片刻,接着打算准备Shaw爱吃的早餐。只是没想到Shaw比自己预估的起床时间早了些,她关掉了闹钟,心情舒坦了些。


Shaw拿着杯温水坐在她旁边,她摊开掌心,里面是几片白色的药。Root没有迟疑地接过来就着温水吞服了下去。其实她很讨厌吃药,自己以前在病院吃的药物已经够多了,什么类型都有。尤其是她并没有感觉身体不适的时候服药,更会让自己感觉生活在病院里。”你再暖一会”Shaw摸了摸Root的额头然后起身去了厨房。


刚把锅里的鸡蛋翻了个面,Root就像只树袋熊一样抱着她的树干Shaw。她就这样一直黏在Shaw身上,无论对方是在榨苹果汁,在烤土司,还是在拆牛奶盒。她也没觉得因为身高差导致的姿势不协调有什么问题。”嘿”Shaw用手肘了肘她,”该吃早饭了”。”嗯..”Root完全没有睁开眼睛看一下目前的状况,”...你得让我蹲下去拿盘子”,”....”。


 吃过早饭后,两人背靠着沙发看着早间新闻,Root靠在Shaw的肩上,她身上还裹着毯子,像企鹅宝宝一样缩成一团。“Sameen, 看来药物的副作用来了, 我好困”Root在她肩上蹭了蹭,”嗯”,Root双手环住了对方的腰。Shaw左手轻搭在Root的后腰,右手为她拢了拢毛毯,她盯了Root的睡颜好一会才重新拿起遥控器,调小了电视音量然后把新闻换成了节奏紧凑的战争动作片。


但Shaw很快发现自己集中不了精力在打打杀杀的画面上,她再次低下头看着Root,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声说,”I ...”,Shaw抿住嘴唇视线扫了扫电视,然后她垂着眼眸像在酝酿什么,再次看向Root的脸,”Er...I..”该死的,怎么就是说不出来。Shaw有点恼火地把头转向右边,她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犹犹豫豫的了。


调整了一会儿情绪,Shaw转过头来看着Root的脸,”....* **** ***”好不容易终于说出她想表达的句子,虽然只是口型。Shaw有点憋红了脸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视上,她偷偷瞄了瞄睡梦中的人,幸好对方还在熟睡着。嗯,那就好。


睡梦中的Root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她梦见自己看见了baby版Shaw。小小Shaw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吮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也没空闲拿着磨牙棒。在发现面前这位奇怪的阿姨盯着自己看了很久以后,小小Shaw毫不客气地甩了个白眼给她。


电视里电影正演到重要的精彩部分,女主角深情地对着她爱的人说,”我愿意我们可以像现在这样白头到老一直到地老天荒. 我愿意, 无论我们的生活会变成怎样, 无论你再怎样性情大变, 我愿意,  只要这个人是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