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Killer

月亮升到了栈道和石圈的相交处
缓缓在海滩上投下了山脊的影子
这世界恍如一个你在沙上随意写下的名字

I Worth It【III】

前言:本来准备最终章再写的..但不知道那是啥时候了。为什么名字一直叫I Worth It呢,不是应该是 I Am Worth It么?是的,如果不严谨限制于语法,单纯从字面上来看,两者的意思基本是一样的。可是少了这个Am,少了这一个单词,就如同少了一步,就只差那一步之遥,我就这样错过了踏进你生命中的漫长记忆长河的机会。(煽情blahhhh完了:P

Note: 手动为Martine翻找出从前的记忆。请一定一定配合Lo主精心挑选的BGM以达到身临其境,如梦似幻,促进周身血液循环的效果。(拉勾勾) 网易没有收录该曲很是遗憾,就是它→ First Ones

 Previously On IWI : [1]---[2]

香槟的味道还留在口腔里没有完全散去,Martine回到自己的房间,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痛,简单洗漱过后她只想快点休息。

Martine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准确的说是医院的单人间病房。她满心疑惑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她不记得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醒来。房间布局很简单,除了床铺外,还有一个空的输液架,配套的桌椅和洗手台,一切干净整洁没有异样。

 

「这是怎么回事」她并没有受伤,身体也不觉得有不舒服。

 

起身缓缓走向通向外界的门,她轻轻扯着锁扣,这扇门比想象中的要重,她多用了些力气才把它推开。走廊上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对面的病房都是黑暗一片紧紧闭着门。左边是一大排一模一样长相的病房布局,她回头看向身后门的上方:000。收回目光,她发现右边不远距离处有开着的铁制竖栏门,「距离优先,先选右边」还没走几步Martine就看见了一个咨询台,有个小孩模样的人背对着她坐在台前。

 

Martine皱着眉环视周围,咨询台、小孩、挂在墙上的钟。她几乎是仰着头,才能完整看到挂在墙顶端的钟,它的外壳蒙了厚厚的一层灰,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内容,奇怪的是她可以听到指针摆动的声音。

 

“Excuse me” Martine试探性地对着那个瘦小的背影说出了第一句话。对方很快转过身来,是个大约8,9岁的小女孩,她的嘴里还咬着棒棒糖。”嘿,你得走近一点”她咧开嘴笑着。”Ssss不让我吃草莓味的糖果,只能吃蓝莓味的” 说完她像作证明似的将棒棒糖从口中拿了出来。Martine已经走到了咨询台前,她的目光落在那个鲜红色的心形棒棒糖上,她没发表任何评论,这也许根本就不是棒棒糖。

 

咬紧了一侧牙关,Martine面不改色地目光上移看向了小女孩。”Uh...你应该往那边走,尽头处右转。理由就是:此路不通。”女孩指着刚开始左边的那条路,说完她又转过身背对着Martine,她咬碎了那颗糖。看起来永远没有尽头的走廊实际上没走几步就到该转弯的地方了,Martine感到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装满了困惑,她甚至怀疑她每向前走一步这个建筑的空间就往她这里挪动相同的距离。

 

尽头处右转。Martine想起刚才那个人名,她完全没听懂那是什么。「Ssss..」,就像是人倒吸一口冷气发出来的声音。没有多想,她向右走去,一条向下的楼梯出现在了眼前。她现在才更加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完全不知道身处一个怎样的空间。

 

踏下最后一层阶梯,她只看见不远处有个没有门的房间,而且只有这一条路。

 

作为一名具有优秀素质的特工,她并不从心里上感到害怕。”Well, 让我看看这究竟在玩些什么花样” 她握紧拳头朝房间走去,随时准备给莫名冒出来的物体狠狠一击。

 

「Martine..」若远若近的声音突然响起,她停在门口。她感到难以置信,即使这个声音不是那样清晰,但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她知道「他」是谁,「他」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记忆。

 

房间里光线昏暗,但大致可以看清里面的物品。Martine.谨慎地移动进去用目光扫了一遍房间,她很快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Shell?..” Martine小心翼翼地靠近蹲在墙角的男子。

 

“Martine..” 他用手捂着脸,声音带着哭腔哽咽着”我好痛...真的好疼...救我..”

 

Martine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满脸内疚地看着他,”Shell....我..” Martine想伸手把他扶起来

 

被称作Shell的男子却突然转过了脸,是那个小女孩的容颜。”你没打算救我” 男声混合着女孩的声音同时响起。

 

Martine猛然坐了起来,周围一切寂静无声,床头柜上的时钟正指着5:20。她的心跳明显加快,深夜凉凉的空气让意识很快清醒过来。愣神微微坐了一会儿,她又躺了回去,努力甩掉那些虚幻的画面,重重的倦意重新席卷而来。

 

这次的场景阳光和煦,Martine看到了Shaw, 她穿着白大褂正坐在草地上写着什么。这是梦,可她暂时不想醒来。她轻轻走过去坐在了Shaw的旁边,瞥了瞥对方的本子,原来是在做医学资料笔记的整理。两个人就这样坐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过了好一会Shaw才合上本子转过头来,”你换发型了?”她轻轻地皱着眉。 Martine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笑了笑,算是默认。Shaw站起来拍了拍身上,”2号实验还没有做完,我得先回去了”她看了一眼Martine然后转身离开。“Shaw” 对方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再过一段时间,你还能认出我吗“,Shaw看起来很是疑惑并不明白她的意思,”你今天不像你”。

 

“快去吧” Martine终止了继续探讨的可能性。Shaw向右边方向离开了,但在Martine的印象中实验楼的方向好像是左边才对,她不知道Shaw要去哪里。

场景开始模模糊糊变得黑暗起来

*

“Root? Root?? ” 朦朦胧胧中有人在推搡着自己的肩膀,Root猛然睁开眼睛,一身冷汗让自己的后背凉凉的。每个深夜全世界都会有数不清的人开启一段梦境之旅,Root也不例外,但她做了个令自己恐惧的梦。

 

她梦到Shaw正在和别人打架。或许这再正常不过了,但....被揍的对象穿着白大褂,Shaw也身着白大褂,她将对方狠狠地彻底打倒在地,然后带着隐隐怒气向Root的方向走来。Root深吸一口气,不明白Shaw这是怎么一回事。

 

但Shaw像是不认识她一样直接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虽然中途她瞥了自己一眼。完全搞不清楚情况的Root转身追上Shaw,她拉住了对方的胳膊。Shaw立刻转过来同时甩开她的手,一副很不爽的表情瞪着Root,两个人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Shaw脸色一变,用了很大的力气推开了Root。然后...然后一切画面缓慢播放着,Root眼睁睁看着Shaw身中两枪。

 

“你的睡眠不太好“,Shaw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她还是半坐卧位的姿势,身上搭着一条绒毯”刚才..你在睡梦中一直躁动不安。也许我可以给你拿点..安眠药一类的” 

 

“No, Sameen. ” 实际上从那天失去Shaw的下落后Root根本就没休息过,她像疯了一样用尽办法要找回Shaw,一直到TM通知自己发现了Samaritan特工的踪迹。”只要你在就够了。我只是..还需要点时间"Root把头埋进枕头里。

 

“你能把手放过来吗” Root露出半边脸看着Shaw,Shaw迟缓了一会儿然后伸出左手轻轻搭在了Root的头发上,她侧躺着用自己的左手握住Shaw的,接着将她们的手置在温暖的被窝里。Root感觉自己像得到了护身符一样,接下来的几小时她不会在恐惧中循环度过。

 

房间里开始渐渐亮起来,新的一天即将开始。Root睡眼惺忪缩了缩身子,这次她是真正意义上的休息了,她感到内心那股无名的焦虑和压力减轻了不少。Shaw的左手还握在自己手上,她支起半边身子看着她们交叠的手。

 

Root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是按着一些最原始的内心想法,她低下头轻轻吻了Shaw的手背,她明显感到对方的手一颤并且想抽脱出去,但也只是移动了不超过2厘米的距离就停止下了动作。Shaw用一种她无法完全解读出来的眼神看着她,由于背光她的脸显得棱角分明。

 

Root微微扬起嘴角,低着头看着其他地方,她慢慢松开Shaw的手然后把被子为她包裹严实。做好这一切后她起身向洗漱间走去。

 

「We Need To Talk.」Root的耳边传来了TM的声音。

---------------------------------------TBC-------------------------------------

Shell作为重要的一角,呃,是作为Martine心中重要的一角,在后续中还会有相应补充..(对Martine影响很深)。Shoot两人背景大家都挖得差不多见锅底了,所以就想着为Martine也补充一点锅巴;)

 

评论(2)

热度(38)

  1. JFM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